随着第157组核燃料组件顺利入堆,3号机组热试系统全部移交及配套施工工作完成

摘要:9月3日13时50分,由中核二三负责施工的福清核电4号机组PMC(核燃料装卸料机)吊车顺利吊装就位,为后续4KX厂房土建及安装工作奠
–>

摘要:9月10日,由中核二三负责施工的宁德核电3号机组热试系统全部移交及配套施工工作完成,标志着3号机组关键里程碑ABNK-32(3号机组具
–>

摘要:随着第157组核燃料组件顺利入堆,方家山核电工程1号机组首次装料工作圆满完成,为该机组临界、并网发电打下了坚实基础。该机组首
–>

图片 1
 

9月10日,由中核二三负责施工的宁德核电3号机组热试系统全部移交及配套施工工作完成,标志着3号机组关键里程碑ABNK-32(3号机组具备热试所需条件)顺利实现,为3号机组装料、商运等关键节点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随着第157组核燃料组件顺利入堆,方家山核电工程1号机组首次装料工作圆满完成,为该机组临界、并网发电打下了坚实基础。

9月3日13时50分,由中核二三负责施工的福清核电4号机组PMC(核燃料装卸料机)吊车顺利吊装就位,为后续4KX厂房土建及安装工作奠定了基础。

为确保热试目标的如期实现,中核二三宁德项目部各部门/队严格执行热试主线工作安排,分别成立了3CTT(安全壳试压)、3TUY(主设备支撑间隙、管道支架热位移及热损失检查)、三废系统移交、3+8号机组房间返移交、遗留项清理(含保温跟踪)等热试前关键工作专项跟踪小组,组织召开3号机组热试前专项工作部署会议,就3CTT后、3CFTRVOⅡ(开盖冷试第二阶段)期间的工作进行了重点布置。同时,启动热试先决条件跟踪日会机制,推进热试必清项的处理,解决上游供货、设计、工作票、土建等问题,并在3号机组房间返移交、反应堆余热排出系统泵更换、安全壳水压试验阀门研磨、190吨小车拆除、主泵螺栓磁粉检测、低压安注泵组更换、重要厂用水系统清淤装置制作、主给水系统管道高压冲洗等关键工作的配合中获得了中广核工程公司的高度赞誉,最终保证了热试目标的如期实现。
 

该机组首炉装料工作能够按计划进行,一群人功不可没,他们各司其职,精心操作,团结协作,日夜奋战,他们是值得书写的可爱装料人。

“舵手”范伟丰

本次装料工作自9月1日15时25分开始,至3日16时46分结束,历时约49小时,创造了装料业界优秀的工作业绩。

“兄弟们能创造这个成绩,确实不容易。”该机组首炉装料组组长——现场装料的“舵手”、中核核电运行管理有限公司维修支持处支持一科科长范伟丰对此深有感触。

作为秦山核电基地首台百万机组,方家山核电1号机组装料备受关注,再加上采用的是中核集团首台国产自主化的装卸料机系统,这对维修支持处燃料操作人员而言,是新的起步,无疑提出了更大的挑战。

在接手方家山装料操作管理后,范伟丰带领支持一科从操作员授权培训,到装卸料系统设备操作规程修订升版,再到操纵员模拟厂房的模拟练习,步步为营,为冲刺装料目标精心准备。“每次调试试验、操作验证后的经验,都会及时反馈到操作规程、维修规程中。仅操作规程已升版第四稿。”范伟丰说。

然而,这些都没有缓解范伟丰内心承受的压力。在装料前的协调会上,方家山首炉装料总指挥、中核运行副总经理洪源平反复劝慰范伟丰,“千万别有压力,宁愿慢点,别追求速度,安全第一位。”

给予范伟丰信心与支持的还有他的同事们。方家山核电1号机组装料期间,恰逢2号机组首炉新燃料进场,人员异常紧张。待2号机组一完成燃料进场接收工作,范伟丰就立即和同事投入到1号机组装料准备工作中。装料操作组分成“四班倒”,年轻的聂文哲和他主动承担了小夜和大夜的夜班带班工作。

9月1日下午,第一根燃料组件顺利入堆,范伟丰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这次装料,我们完全按照大修期间装料工序来运作,目的是更好地掌握今后大修期间装料主线的时间,利于今后大修装料计划的把控。”这也为电站今后积累经验数据打下了基础。

“老马”张斌

一直笑称自己“老同志”的张斌,1989年来到秦山核电站就从事装卸料工作。1991年中国大陆第一座核电站秦山核电30万机组首次装料,张斌就在反应堆厂房负责燃料转运操作。

“现在与当年的心情感觉不一样。那个时候年轻,也就着眼自己这部分工作。现在核电的核燃料作业管理要求更高,各工序要求更严格。”作为本次装料现场四个主管之一的他,不仅是感受到了角色的转变,更多是体味是管理意识的转变。

1999年,凭借着我国首台核电机组首位装料操纵员的名号,他到巴基斯坦参加恰希玛C1项目的首次装料工作。“坐在反应堆厂房装卸料机上的感觉就是特自豪。”张斌回忆当初情景情不自禁地笑着说。

这次方家山核电首次装料,张斌这匹装料“老马”又来了一次角色转变。他主管第二个白班,负责当班的装料现场总协调,从下午2点到晚上8点的6个小时里,他必须对每个细节和指令都了如指掌。“每个重要指令必须上报给他,由他来决定下一步操作。”担负装料夜班的现场总协调人范伟丰说。

考虑各个环节之间的协调,尽量将每个环节接口做到无缝衔接,确保工序更有效推进是张斌目前最重要的事。“在装料工作前,我们考虑了各方面因素,从性能试验到模拟操纵都做到心中有数。现场我考虑更多的是出现应急状态的处理。”他说。

“工程兵”吴军

9月2日晚上凌晨2点多,中核运行保健物理一处辐射防护科吴军突然爬起床,来到客厅打起电话。对话声像一把划在玻璃上的钢刀,生硬地划破了初秋夜的宁静。他妻子睡眼惺忪,不耐烦地问:“您这干啥?”

“没事,你接着睡吧。我与现场值班小伙核实个事。”

这样的场景,近期在吴军家中多次重复“上映”。只是“上映”的时间与内容时有变化。“他经常这样,只要突然想起个事,就深更半夜爬起来。”他妻子有些责备,“真有点儿受不了他了。”

“就是怕忘事,着急。”吴军憨笑着。

吴军自1986年来到秦山核电站,一直从事环境监测和现场辐射防护工作,小到控制区鞋子、袜子配置,大到现场辐射监测与管理,都有他健壮黝黑的身影,2012年还接手方家山工程辐射控制区卫生出入口的管理工作。在兼顾30万机组的辐射防护工作同时,他还肩负着一个“工程兵”的活儿:整整花了快一年时间,从现场瓷砖、地板建材选型与装修,到专业的辐射防护品配置、区域安全防护与控制区边界管理,他每天扑在现场。装料当天,他穿梭在1号机组控制区的每个角落,从出入口更换衣帽现场监督指导、到装料现场人员防护措施监督检验、现场安保,都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厚厚的连体防护服经常被湿漉漉的汗水打湿。“可以说,我的心几乎都在现场。”(刘永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