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月底习近平主席在核安全峰会上高调宣示中国,  清明假期

摘要:  清明假期,一则关于湖南桃花江核电站即将开工的消息引起不小关注。虽然消息被迅速否认,仍难掩内陆核电躁动难耐的现状。4月5
–>

摘要:  湖南益阳桃江核电办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彭志勇说,用一个词可以概括桃江县当地百姓对核电的的认知和态度,那就是怕核电,不过
–>

摘要:  进入三月,春意渐浓。从月初全国两会上发出令核工业界感到无比振奋的信号,到月底习近平主席在核安全峰会上高调宣示中国核安
–>

  清明假期,一则关于湖南桃花江核电站“即将开工”的消息引起不小关注。虽然消息被迅速否认,仍难掩内陆核电躁动难耐的现状。

  湖南益阳桃江核电办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彭志勇说,用一个词可以概括桃江县当地百姓对核电的的认知和态度,那就是“怕核电”,不过不同的时期,怕的内容却完全不同——在以前,由于对核电了解不多,桃江百姓,特别是核电厂区周边民众对建设核电项目都很抗拒,主要是怕核电不安全。而现在,百姓们则是“怕核电不建在我们这里了”。

   进入三月,春意渐浓。从月初全国“两会”上发出令核工业界感到无比振奋的信号,到月底习近平主席在核安全峰会上高调宣示中国“核安全观”,一个个“高大上”话题浮出水面;从中核集团公司全面解析国产核电品牌“华龙一号”的前世今生,到阳江核电站1号机组投入商业运行,一项项业界的进展鼓舞人心。一阵阵强劲的“核”风吹动着核工业的一池春水,泛起一串串涟漪,激发着春天里蕴育出的新希望。

4月5日,多家媒体报道称,国内首个内陆核电项目桃花江核电站筹备开工,目前项目开工所需文件已基本准备齐全,工程初步设计已经完成,主要设备锻件投料已全面启动,完全具备开工建设条件,政府及桃花江核电公司目前正全力进行核电科普宣传。

3月27日,桃花江核电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项目开工所需文件已基本准备齐全,工程初步设计已经完成,主要设备锻件投料已全面启动;厂区四通一平、施工配套的基础设施均已完成。项目的各项前期准备工作均已完成,完全具备了开工建设的条件。

 一年一度的“两会”堪称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风向标”,对于核行业发展更具有指标意义。今年的“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中自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以来首次出现“开工一批核电”的提法,无疑为关注核电行业未来走向的人们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事实上,工作报告中提出的“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方式变革”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发展共识,而在这一进程中,核电作为清洁能源的角色也将得到进一步突显。对于目前仅占全国发电量2.1%的核电行业来说,要实现2020年在运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的核电规划目标,今明两年就要新开工建设10台机组。另外,“十三五”期间,还需要平均每年开工建设6台机组。为此,中国核工业界正在摩拳擦掌、厉兵秣马,如饥似渴地等待着每一个启动的信号。

同日,中核集团湖南桃花江核电公司党委书记左云峰对此予以了否认。他表示,桃花江核电公司目前主要是在当地开展科普宣传工作,项目开工所需的各项文件仍在准备中。

政府及桃花江核电公司目前正全力进行核电科普宣传。目前,大多数桃江老百姓对核电项目已趋向认同,并希望能通过这个项目招商引资造福一方。

也正是在“两会”前后,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华龙一号”越来越多地回响在人们耳边。作为中国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代表着一代中国核电人的骄傲。“我们起这个名字主要的目的就是长中国人的志气。”全国人大代表、中核集团公司董事长孙勤3月7日在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专访时如是说。而随后中核集团公司于3月11日举办记者座谈会,把“华龙一号”的技术特点和研发历程阐述得淋漓尽致。据介绍,“华龙一号”堆芯选用的是中核集团公司自主研发技术的177堆芯,核燃料采用中核集团公司开发的CF品牌;而在具体项目上,又可根据客户需求,配上不同的个性化的辅助安全系统。

内陆核电重启呼声再起

百姓盼借“核电东风”助推经济发展

“两会”期间,11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向大会提交了《加快推动“华龙一号”走出去,早日实现核电“强国梦”》的提案,从而把对于“华龙一号”的期许推向了新的顶点。提案中称,由中核集团公司和中国广核集团共同研发的“华龙一号”现已完成初步设计并启动施工设计,未来完全可以成为中国核电产业进军国际市场的主力产品之一。应把“华龙一号”作为国家当前及未来10年核电“走出去”的战略重点品牌,国家应尽快批准在国内开工建设“华龙一号”,增强国外客户的信心,加速“走出去”步伐。有心人不难发现,在核电“走出去”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国家正在不断加大核电外交力度的今天,“华龙一号”就像以往的中国核工业一样,承担的将不仅仅是纯粹的经济使命。用孙勤的话说,“俄罗斯、法国、日本、韩国等都把核电出口作为政治外交的一种手段。”国内的几家核力量应该通过强强联合的方式到海外去“与狼共舞”。这一观点同样得到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等人的应和。

作为拿到首批路条的三家内陆核电站之一,桃花江核电站位于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沾溪乡荷叶山,于2006年5月开始启动,拟投资670亿元,由中核集团控股,华润电力工程服务有限公司、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湖南湘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按国家发展核电的技术路线,桃花江核电站将采用AP1000技术建造,规划建设4台125万千瓦机组,总装机容量500万千瓦。

3月27日下午,桃江核电办和桃花江核电公司在桃江七中组织开展核电科普讲座。有学生主动和记者聊了起来。该校高一学生罗小康表示,他对核电知晓零星半点,听说过日本福岛核事故,但是,桃江不会发生地震,更不会发生海啸,“现在国家科技这么发达,并不担心核泄漏这些安全问题。国家是民主的,每个项目因民而建,最终肯定是利民的。”罗小康说,他是抱着支持的心态来听讲座,希望还能扩充更多知识。

而久为业界所牵挂的内陆核电站重启建设话题也在本次“两会”上得到了新的回应。从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能源局副局长王禹民在全国政协分组讨论会上关于“准备将内陆核电恢复起来”的表态中,人们已经嗅出了内陆核电站有可能列入下一个五年规划的气息。

尴尬之处在于,桃花江核电项目前期投入超过40亿元,但2011年福岛事故后一直处于停摆状态,每年需支付上亿元的财务费用。与之情况类似的还有江西彭泽核电站和湖北咸宁核电站。

住在桃江县城滨江小区的居民王毅现在成了“拥核者”。2008年以前,他对于核的概念理解等同于原子弹,谈核色变。而后来陆续耳濡目染接触到更多的核电知识后,他对核电的发电原理、日本福岛核事故等有了系统全面的了解。

无论是对于新核电项目陆续开工的预期,还是对于内陆核电重新上马的期盼,都来自于走出福岛阴霾之后对于核电安全的信心重建。在3月份日本福岛核事故三周年来临之际,国家核安全局相关负责人就我国核电厂安全改进等情况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三年来,我国为防止发生类似福岛核事故的核安全改进始终没有停止,对于更高标准的核安全追求也没有停止。国家相关部门、相关企业认真研究福岛核事故的经验教训,加强国际合作,对全国核电厂进行了全面深入的综合安全检查,出台了《核安全与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及2020年远景目标》,实施了多项核安全改进提升行动,取得了卓有成效的进展。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彭泽核电站相关人士获悉,该项目仍处于停工状态,尚无开工消息传出。

现在,经过王毅的宣传,家人及邻居也逐渐认同了核电,“核电是清洁、高效的能源,对于环境的改善有很大的帮助,项目建成后,还会对推动桃江本地经济起到很大的作用。很多居民都在“摩拳擦掌”,等着核电这股‘东风’一来就大干一番。”

与此同时,中国在为提升全球核安全水平方面所作出的持续努力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充分认可。3月4日,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在微堆临界装置上开展的低浓铀净堆临界实验成功达到临界,标志着微堆低浓化工作进入全面实施阶段。这为3月24日在荷兰海牙举行的第三届核安全峰会期间业界所关注的尽快实施高浓铀低浓化课题及时地送上了一份礼物。

在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看来,尽管中核集团方面否认桃花江核电站即将开工的传言,但业内对内陆核电重启的呼声越来越高。

当地政府全力支持

作为首次出席核安全峰会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主席在第三届核安全峰会上阐述的中国关于发展和安全并重、权利和义务并重、自主和协作并重、治标和治本并重的“核安全观”,为中国走核能持久安全发展的道路确立了基调,同时也开启了中国核能发展进入新春天的大门。而在习近平主席随后的访欧行程中,无论是在与英国首相卡梅伦会晤时提出要在核电等领域打造示范性强的“旗舰项目”,还是与法国总统奥朗德共同见证中国广核集团与法国电力公司签署核电项目工业合作协议等,以及中核集团公司与法国阿海珐集团签署关于后处理再循环长期合作谅解备忘录,都令人看到“核元素”不时闪耀出的夺目光芒。

随着福岛阴影的远去和国内能源结构调整的现实需求,业内关于内陆核电重启的呼吁和期盼愈发强烈。2013和2014年的全国“两会”期间,湖南代表团连续以全团名义建议尽快重启内陆核电建设;原能源部副部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陆佑楣亦呼吁尽快启动内陆核电。

3月27日,彭志勇刚和桃花江核电公司带队从浙江海盐参观访问回来。他从2008年开始参与核电工作,工作地点从征地现场到核电办。他表示,他接触到的人都希望桃江核电尽早开建。

   
3月25日,阳江核电1号机组完成168小时示范运行,并正式投入商业运行。至此,中国大陆在运核电基地数量增至6个,投入商业运行的核电机组达到18台,在运核电总装机容量增加到1586万千瓦。人们更有理由期待,在这个春意盎然的季节播种下的希望,将在不久的将来收获无比丰硕的果实。

从政策层面上看,今年1月出台的《2014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批示“做好内陆地区核电厂址保护”,这相较于2012年10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十二五’期间不安排内陆核电”的提法更为积极。

“群众从拆迁开始到现在,是从对核电不知道到比较了解的过程。”彭志勇说,去年开始他们陆续组织乡镇群众,特别是拆迁户去浙江海盐秦山核电参观。“看到当地一栋栋漂亮的房子和教学环境优越的学校,他们都羡慕,要是桃江也这样该多好!”

另外,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核集团董事长孙勤向媒体证实,公司争取年内完成IPO,融资目标为100亿~200亿元。

“群众感叹,桃江经济发展比海盐慢了20年,如果核电早点发展起来,差距也不会这么大。”还有拆迁户在回程路上责怪彭志勇等人,“你们应该早一点带我们来看。”

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理事长张华祝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大环境来看,内陆核电重启是大势所趋,尽管业内有强烈呼吁内陆核电尽快重启的声音出现,但目前尚无重启时间表。他透露,一些部委也在积极考虑“十三五”重启,现在正朝这个方向努力。

彭志勇介绍,浙江三门核电站对当地经济发展和解决就业方面的支持力度很大,“去年海盐县财政收入超过30亿元,而桃江只有7亿多,如果桃江核电上马,预计可以翻番。而他们的项目还能吸收很多当地劳动力”。在跟海盐县长等人的交谈中,彭志勇了解到,当地核电关联企业有30多家,今年他们还准备在核电中引入民资,这是以前没有想到的。

据《南方都市报》4月6日报道,桃花江核电公司总经理郑砚国称,这几年桃花江核电站现场的施工是处在间歇期,但设备加工、设计、科研等工作没有停止。“3·11福岛核事故之后,我们仍然在做准备,希望把开工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做得更扎实一些,只要国家一旦下令可以开工,我们就会迅速进入状态。”郑砚国表示。

不久前,在提交给桃江县政府的核电宣传方案中,彭志勇列举了16项建议,包括核电科普进学校、手机彩铃宣传核电知识、出租车广告、核电知识进社区、建立核电短信平台等等。“以前核电办只要组织协调督导核电工作,现在,只要是一切有利于核电的工作我们都会参与。”

公众沟通前置

建造内陆第一座核电站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从左云峰4月5日的表态可以看出,桃花江核电公司目前主要是在当地开展科普宣传工作。这种科普工作前置的做法得到专家的认可。

占地3000亩的桃花江核电项目厂址位于益阳桃江沾溪镇荷叶山,资水右岸。当地地质结构稳定,地震烈度低,水源充足,是优越的内陆核电厂址。按国家发展核电的技术路线,桃花江核电厂将使用目前世界上最先进、最安全的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建造,规划建设4台125万千瓦机组,总装机容量为500万千瓦。而该公司目标也很明确,即“建设内陆第一座核电站”。

“现在公众沟通变得越来越重要,如果内陆核电‘十三五’重启的话,现在就开始科普工作比较明智。”林伯强表示,地方政府和项目运营方需积极耐心地同公众沟通,通过科学手段让民众了解项目的安全性,以及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比如增加就业、发展经济。

桃花江核电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桃花江核电项目从2008年开始前期准备,截至去年底,项目签约金额近160亿元,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46.3亿元,与项目开工相关的各项硬件、软件工作全面实施并完成。目前,主要设备锻件投料已全面启动,厂区四通一平、施工配套的基础设施均已完成。项目的前期各项准备工作均领先于其他内陆核电项目,完全具备了开工建设的条件。

去年7月,江门核燃料项目因民众反对而下马。孙勤曾对媒体反思称,该项目下马的原因在于缺乏科学决策环节,导致说服力、公信力不足;此外更重要的是沟通不够充分,跟当地以及对项目有不同意见的人进行的沟通不够。

3月4日,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桃花江核电有限公司总经理郑砚国在接受红网专访时就曾表示,桃花江项目已做好开工前的各项准备,建议相关部门尽快明确有关的计划和要求,按照2014年启动、2015年准备、2016年项目开工进行安排。

孙勤表示,今后做核电站或其他事情,应该要加强科学论证和有效沟通,“不要急,不要说当地政府支持,专家认可就行了,可能还要得到更多的民众支持,这是非常重要的。”

在对待这个问题上,另一核电巨头中广核同样重视,该公司自去年起开设了“公众开放体验日”,称将长期坚持
“透明化”经营理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