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驱动发展,工程2号机组进行首次装料前的核安全和环境保护设施情况综合检查

摘要:近日,国家核安全局组织检查组来到海盐,对方家山核电工程2号机组进行首次装料前的核安全和环境保护设施情况综合检查。据悉,检
–>

摘要:国家电网福建电力副总工程师黄文英:目前,宁德核电站、福清核电站共有3台机组并网发电,日发电量达7800万千瓦时。2015年底前后
–>

摘要:  创新驱动发展  我国自主三代核电华龙一号近日终于迎来了国家能源局开出的路条,首堆将在福清5号落地。华龙一号是中核集团
–>

近日,国家核安全局组织检查组来到海盐,对方家山核电工程2号机组进行首次装料前的核安全和环境保护设施情况综合检查。

国家电网福建电力副总工程师黄文英:

  创新驱动发展

据悉,检查时间为11月18日至11月21日,其间检查组对2号机组相关设施和系统的现场情况进行查勘,对建造、调试和生产准备的相关文件、程序、报告和记录进行了抽查。

目前,宁德核电站、福清核电站共有3台机组并网发电,日发电量达7800万千瓦时。2015年底前后,宁德核电一期4台机组和福清核电2台机组投产后,年上网电量可达570亿千瓦时,相当于福建省2013年全社会用电量的34%。2017年,福清核电一期工程全部投产后,届时全省8台核电机组投产,总装机达872万千瓦,将占全省总装机的15%左右。

  我国自主三代核电“华龙一号”近日终于迎来了国家能源局开出的“路条”,首堆将在福清5号落地。

检查组认为方家山核电工程2号机组首次装料的准备工作基本达到要求,同时提出了四个方面共18个核安全管理要求,秦山核电将组织相关单位按要求进行整改。

厦门大学能源学院院长李宁:

“华龙一号”是中核集团和中国广核集团在我国30余年核电科研、设计、制造、建设和运行经验的基础上,充分借鉴国际三代核电技术先进理念,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研发设计的三代核电机型。

继方家山1号机组本月并网成功,方家山2号机组首次装料也已提上日程,方家山核电工程2台机组全部建成投产后,秦山核电基地核电机组将达到9台,总装机容量将达到654.6万千瓦,年发电量约500亿千瓦时,将成为目前国内核电机组数量最多、堆型品种最丰富、装机容量最大的核电基地。
 

参照工业化发达国家经验及电力系统负荷需求特征,福建的核电比例可提升到40%-50%,成为基荷电源的主力。福建一次能源短缺,水电资源基本开发完毕,风电可开发量有限且属于间歇性不可调度电力,应作为基荷电力之外的补充。加快核电建设步伐,建立水、火、核“三源互补、三足鼎立”的电源结构,才能满足福建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宁德、福清、漳州三个核电站18台机组全部建成后,总装机超过2000万千瓦,其生态效益相当于造林约32万公顷,提高森林覆盖率近2.6个百分点。

此前的8月22日,“华龙一号”的总体技术方案,通过了由国家能源局、国家核安全局牵头组织的由43位院士、专家组成的专家组的评审,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在评审会上明确表示,“有了‘华龙一号’,中国核电‘走出去’将从‘借船出海’走向‘造船出海’,意义重大。”

 

福清核电高级工程师马瀛:

“华龙一号”将凭借什么拿到国际核电市场的入场券?在中核集团副总经理吕华祥看来,一流的技术是我国参与国际核电市场竞争的重要筹码。截至今年8月底,两集团专家组进行了8轮充分技术交流,形成了“华龙一号”总体技术方案。

      
核电是世界公认的清洁能源,节能减排的作用巨大。福清核电站即将投运的1号机组年上网电量可达70多亿千瓦时,与同等规模的煤电相比,相当于减少标煤消耗约250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600万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约5.8万吨,减少氮氧化物排放约3.7万吨。

中核集团“华龙一号”总设计师、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邢继告诉记者,“华龙一号”具有三大技术特色:“177堆芯”“单堆布置”和“双层安全壳”,进一步提高了安全性。堆芯是整个核电站的核心所在,“华龙一号”堆芯采用的是177组燃料组件方案,这一技术可使发电功率提高5%—10%,在提高经济性的同时也降低了堆芯内的功率密度,提高了核电站的安全性;单堆布置使得“华龙一号”在厂址选择、电力需求、投资成本等条件上更具灵活性和适应性;双层安全壳可以抵御大型商用飞机的撞击。

宁德核电总经理李一农:

“没有自己的核电技术,只能算核电大国,不能算核电强国。自主开发百万千瓦级核电,是核工业人的梦想。”在中核集团核动力事业部副主任程慧平看来,核电技术的自主创新之路曲折而漫长。

核电项目投资大,能有效带动地方经济发展。宁德核电落户福建,就有厦门ABB、省工业设备安装公司等68家福建省内企业参与了项目的设计咨询、土建安装和设备供货等业务。项目的建设,对振兴地方经济,拉动当地就业也起到重要作用。据测算,仅宁德核电站一期工程就可带动其他相关产业2000多亿元的投资,为核电上下游产业链提供近3万个就业岗位,一期工程全部投产后每年还将为国家和地方政府上缴税收10多亿元。

核工业是高科技领域,它接触世界前沿技术,需要持续不断的创新;核工业又是保守决策领域,在安全和政治的双重约束下容不得一点“万一”,论证风险、解决风险与创新并存,核工业的自主创新难度可想而知。

 

“华龙一号”自主创新之路历经十余年,期间遇到了经济社会环境、体制、资金等重重障碍,曾经一度接近夭折,光名字就改了三回。2011年,正当大家期待的国产百万千瓦级核电就要落地时,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了。当年3月16日,“国四条”出台,要求暂停所有在建核电项目,全国乃至全球核电面临着大调整。

“华龙一号”的研发何去何从?

“中核集团的创新驱动机制有效推动了‘华龙一号’的研发进程。”吕华祥告诉记者,这首先体现在投入上。作为集团重点科技专项,“华龙一号”的专项经费达7亿多元,在国家经费支持很少的前提下,集团自筹了巨额经费支持项目研发,这在中核集团历史上还是首次。

中核集团在2010年设立集团重大科技专项,从政策上给予了科研项目极大支持,对专项实施两总制管理,并给予了充分的配套条件和人员待遇保障。该专项设立以来,每年集团主营业务收入中要拨出4%支持科技研发。为真正实现以创新驱动产业发展,中核集团成立核动力事业板块,将集团分散在各处的核动力研发能力集中起来,不让其淹没于“核电产业”——以发电效益为驱动的产业模式中。

“‘华龙一号’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是从无到有的创新过程,是上下同心,全面协作,集智聚力的大喷涌。”邢继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