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已将沿海核电工程列入国家重大工程建设包,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

摘要:记者12月4日从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下称国家核电)独家获悉,当天,国家核电与南非核能集团在人民大会堂签署了《南非核能项目培训协
–>

摘要:昨天,国家发改委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启动一批沿海核电工程。今后,对于包括核电工程在内的信息电网油气
–>

摘要:记者4日从国家发展改革委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我国已将沿海核电工程列入国家重大工程建设包,将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在确
–>

记者12月4日从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下称“国家核电”)独家获悉,当天,国家核电与南非核能集团在人民大会堂签署了《南非核能项目培训协议》,国家核电同时与中国工商银行、南非标准银行签署了《南非核电项目融资框架协议》。

昨天,国家发改委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启动一批沿海核电工程。今后,对于包括核电工程在内的信息电网油气等重大网络、清洁能源、油气及矿产资源保障等重大工程建设,将鼓励和吸引社会资本特别是民间资本参与建设。

记者4日从国家发展改革委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我国已将沿海核电工程列入国家重大工程建设包,将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启动一批沿海核电工程。同时,核电发展的资本构成也将更加多元化。这释放出我国即将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项目建设的积极信号。

上述两个协议是对今年11月7日两国能源部门签署的《中南两国核能合作政府间框架协议》相关项目的落实,将为两国深入推进核电项目合作奠定坚实基础。

据了解,目前我国运行核电机组21台,装机容量1902万千瓦,在建的核电机组有27台,装机容量2953万千瓦,在世界上在建机组数排第一位,多年来运行始终保持良好业绩,没有发生一级及以上的核安全事件。

国家发展改革委秘书长李朴民在发布会上说,在国家重大工程建设包中,还包括今明两年可开工的26项西南水电和风光电项目,37项油气管网和储气设施项目,以及要加快推进的13个矿产资源项目,重点涵盖铁矿石、铜矿、铝土矿等矿产品种。

本报从国家核电获悉,根据培训协议,国家核电将针对南非本地化人才培养需求,通过为期逾2年的基础培训、专业培训和在岗培训,为南非培养近300名核电专业技术和管理人员,为南非新建核电项目储备人才。培训将于明年3月份正式启动实施。

国家发改委秘书长李朴民在会上表示,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启动一批沿海核电工程。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司长刘宝华介绍说,过去核电的发展主要依靠国有资本,今后要进一步发展混合经济,使核电的发展资本构成更加多元化,优化资本结构,也优化管理,促进核电更好地健康发展。

今年以来,我国按照补短板、调结构,加强薄弱环节建设,增加公共产品有效供给的要求,研究提出并积极推进信息电网油气等重大网络、健康养老服务、生态环保、清洁能源、粮食水利、交通、油气及矿产资源保障等七个重大工程包。

根据融资框架协议,国家核电、中国工商银行和南非标准银行有意向开展融资合作,为国家核电拟在南非进行的海外核电项目开发工作提供支持。

他解释,一方面在核电站的建设中,要向民间资本、社会资本开放。目前已经建成的核电站绝大多数是国有资本。“从国际经验来看,很多国家的核电建设不分国家资本、民间资本、社会资本,只要符合国家的核安全管理要求,都可以进来。”
 

“中国的核电项目总体来说是健康安全的,我们正在从核电大国向核电强国迈进。”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司长刘宝华表示,核电项目作为“大国重器”,受到党中央和国务院高度重视,我国核电产业已初步具备在更高起点上发展的基础。

CAP1400是中国在40年核电研发、设计、建设、运行经验基础上,结合引进美国AP1000先进核电技术,通过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开发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非能动压水堆核电技术,其安全性、经济性和环境相容性达到三代核电先进水平。

据悉,我国企业已经基本掌握先进的三代核电技术,自主开发的具有第四代安全特征的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总体顺利,第四代示范机组领先世界。

国家核电正在联合相关核电企业、装备制造业、金融机构和教育机构等,共同推进CAP1400技术参与南非等国际核电市场的开发工作。

目前国内未批待建的沿海核电项目有辽宁红沿河二期、辽宁葫芦岛徐大堡一期、广东陆丰一期等。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后,我国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并在全国开展核电领域安全系统检查,同时对在运核电机组进行了技术安全改进。

本报还注意到,同在12月4日当天,中国另一家核电企业——中国核工业集团——与南非核能集团就核燃料循环领域合作交流时,南非方面希望能够建立和完善本国的核工业体系,中方则表示乐意向南非提供支持。

与以往核电发展主要靠国有资本相比,我国将引入社会资本加快核电建设。“一是在核电站建设中,向民间资本、社会资本开放,只要符合国家的核安全管理要求,都可以进来;二是在核电上下游相关产业,国家也会制定相应措施,促进产权多样化。”刘宝华说。

上海电气和东方电气等多个国有大型核电设备制造企业的内部人士向本报表示,希望中国核电能够实现“走出去”,并带动国内核电设备制造企业的发展。“我们国内现在还没有启动核电,国内现有的市场难以满足公司的发展。”其中一家企业内部人士对本报表示,“国外还有很多市场有待我们去开拓。”

目前,我国运行核电机组21台,装机容量1902万千瓦,在建的核电机组有27台,装机容量2953万千瓦,在建机组数排名世界第一,而且多年来我国核电运行良好,没有发生过一级及以上的核安全事件。

南非需要更多的核电。官方资料显示,在2030年之前,南非计划斥资1万亿兰特(约合5700亿元人民币),建造总装机容量为960万千瓦的三座核电站。南非考虑发展核电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当地电力短缺给经济发展造成了阻碍。

日前发布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明确,到2020年,我国核电装机容量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容量达3000万千瓦以上。从目前情况看,实现这一目标相当紧迫。
 

除了中国以外,过去几年,南非已经与法国、美国、加拿大、俄罗斯、日本和韩国等签署了核电站建设的相关协议。比如,俄罗斯就在9月份与南非签署了类似的协议。这意味着中国进军南非核电市场将面临着多国的竞争。此外,根据本报了解,加强中南两国经贸关系恐怕是祖马此次访华最重要的任务之一。祖马此行将率包括财长、环境部长以及交通部长等内阁成员。此次两国双方将签署一系列涉及政治、经贸、能源、卫生、农业等多个领域的合作文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