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国际产能合作、提升合,继南北车之后

摘要: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月28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铁路、核电、建材生产线等中国装备走出去,推进国际产能合作、提升合
–>

摘要:继南北车之后,核电行业也迎来了两家央企的合体。2月3日晚,中国电力投资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上海电力、吉电股份、东方能源等同时
–>

摘要:  在核电上网电价不再任性的情况下,让其他电源形式望尘莫及的设备利用小时数很长时间内普遍是8000小时左右,成为了核电经济性
–>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月28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铁路、核电、建材生产线等中国装备“走出去”,推进国际产能合作、提升合作层次。会议表示,按照市场原则,拓宽外汇储备运用渠道,支持企业在境内外发行股票或债券募集资金,发挥政策性金融工具作用,为重大装备和优势产能“走出去”提供合理的融资便利。

图片 1
 

  在核电上网电价不再“任性”的情况下,让其他电源形式望尘莫及的设备利用小时数很长时间内普遍是8000小时左右,成为了核电经济性最为突出的体现。

作为中国高端装备中竞争优势明显的产业,核电“走出去”已经升级到国家战略。据了解,2014年,核电“走出去”的推广力度及范围都达到新的高度,中国核电主管部门及核电企业与法国、阿根廷、意大利、西班牙、加拿大、捷克、哈萨克斯坦等国签署合作文件。中核集团与阿根廷、加拿大达成合作协议,中广核集团在英国、罗马尼亚等地的布局也已见成效。

继南北车之后,核电行业也迎来了两家央企的“合体”。

然而这样的高利用小时数会永远继续下去吗?中电联于近日发布的2014年全国电力工业运行简况显示,2014年全国商运核电设备利用小时数为7489小时,同比降低385小时,这个降幅是全部电源中最大的。尽管7489小时的设备利用小时数仍然让其他电源黯然失色,但其实可比性并不大,因为每个电源种类的项目前期工作、建造周期、燃料成本、财务成本都不尽相同。如果高利用小时数是核电经济性的最大倚仗,那么当存在设备利用率下降趋势的可能性时,核电发展将需要面对更多的问题。

分析师认为,随着核电“走出去”步伐加快,围绕核电的建设、技术研发、设备生产将大幅提速。对于二级市场而言,核电“走出去”将释放巨大的市场空间,核电板块将迎来明确利好。从目前看,核电是可以贯穿整个2015年投资领域的大主题,海外营销、“走出去”值得期待。

2月3日晚,中国电力投资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上海电力、吉电股份、东方能源等同时发布措辞一致的提示性公告,证实国务院国资委已经启动中电投与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的重组。

核电机组无法满发是否会成为常态?

 

作为由国有资本垄断的行业,核电建设以中广核和中核为龙头。业内认为,上述重组属于优势互补,有望成为核电行业的第三极,从而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根据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四季度红沿河核电站1、2号机组的设备利用率创下新低,分别为75.57%和64.25%。值得注意的是,该数据是在没有停堆换料的前提下录得的。这对于依靠售电取得收益的发电厂而言,影响不可谓不大。业内人士表示,红沿河核电站的经济性在供暖季已经受到了挑战,与预期收益有所差距。同时,在非供暖季,红沿河核电站也时而被要求进行调峰操作。对于核电机组而言,参与调峰和为火电机组腾出出力空间都是行业面临的新情况,而这种情况在2015年是否会延续下去还不得而知。

同时,央企数量也将因上述重组而减少。随着央企不断以重组、合并等方式改革,未来几年,央企总数有望减半。在数量减少的同时,会产生更多类似南北车一样,有实力出海争市场的央企品牌。

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副理事长赵成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国家经济逐步进入新常态,电力供需宽松,核电机组将逐渐面临新的电力市场情况,核电行业需要早做准备。红沿河核电站内部人士告诉记者,造成这一新情况的主要原因是,辽宁热电联供机组颇多、风电大发,同时辽宁就地消纳能力有限。

核工业三巨头局面形成

因此,如果当地电力市场情况没有较大改观,红沿河核电站供暖季无法满发或将成为常态。这对于后续投产和开工的核电机组将造成较大压力。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国家决策,新建核电机组将满足三代安全标准,而目前三代核电机组千瓦造价要高于红沿河1、2号机组所采用的二代  
加机型。因此,红沿河后续机组以及吉林、河北、山东等地在建和潜在核电项目成本控制能力将受到考验。

1月20日,A股市场上,上海电力开盘价7.90元,2月5日,其收盘价报13.85元。短短半个月,累计涨幅75.32%。

而同期其他未停堆换料核电机组的设备利用率普遍在95%以上,这主要得益于这些机组无需接受供暖季考验,同时这些机组普遍位于我国经济最发达地区如长三角、珠三角,此区域电力设备利用小时数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014年,全国平均发电设备利用小时数4286小时,长三角地区江苏为5098小时、浙江为4329小时,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这是长三角地区作为我国常规电源最为密集区域的前提下录得的,客观地反映了该区域电力市场的活跃程度。

在大盘跌宕起伏的同时,核电概念推动上海电力一路飘红。更值得注意的原因,还有其控股股东的重组大事件。

尽管如此,该区域核电机组利用小时数也将受到挑战。近年来我国陆续在东部沿海地区建设液化天然气接收站,随着时间推移我国进口液化天然气的规模将持续增加。同时,国际油价将持续处于低位是目前业内普遍观点。因此,受低油价影响,低气价时代或将到来,按照各发电集团投资规划,长三角地区将是我国燃气机组密集区域。尽管基于核电特性,其出力仍将被重点保证,但同为清洁电源,燃气  
机组的增多存在对核电出力产生影响的可能性。

2月3日晚间,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电投)旗下的上市公司上海电力、吉电股份、东方能源、露天煤业、中电远达等同时发布公告,证实中电投与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以下简称国家核电)的重组工作已经启动。去年年底,市场已有消息传出,决策层正准备将上述两家央企合并。到今年年初时,有消息称,合并事宜已经获得批准。

核电机组密集投产,参与调峰或成可能

公开资料显示,中电投组建于2002年12月29日,是中国五大发电集团之一,三大核电开发建设运营商之一。2007年5月22日,国家核电揭牌成立,被认为“诞生于核电发展的春天”。公司具备自主研发能力,至今已经拥有了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压水堆型核电站成套技术CAP1400。同时,从国外引进消化吸收的AP1000已完成国产化标准设计。

2014年核电发电量同比增长了13.2%,这一数据录取的前提是2014年新增了547万千瓦装机,占目前在运装机的27%。结合利用小时数下降的事实,13.2%的发电量增幅并不乐观。

“两家企业的合并,不只是规模的扩张,更重要的是可以弥补技术创新的短板。”中电投公司总经理陆启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2015年将是我国在建核电机组投运高峰,据中国广核集团消息,该集团将有至少5台机组在2015年投入运行。而中核集团虽然没有公布相关预期,但根据旗下在建核电站建设进度,预计也将有2~3台新机组投产。而到2016年,目前在建的26台核电机组中过半数将投入商运。这也就意味着,区域内的电源竞争将更为激烈,核电机组设备利用率存在很大压力。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中电投与国家核电的合并,是技术与项目的结合。两家重组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核电公司,国内核电行业最终形成三家竞争的格局。

业内人士表示,核电站过去不参与调峰,一是核电机组很少,且是很好的基荷电源,在电力供应紧张时期肯定不会参与调峰。二是核电建造成本大,地方政府会对核电机组进行适当照顾。三是如果核电  
机组频繁调峰,对核电机组技术和运维要求高。因此,逐渐形成了核电机组不参与调峰的惯例,但当最初的条件都在改变的时候,核电机组参与调峰是否会有可能呢?上海核工程设计研究院院长郑明光表示,随着电力市场具体情况的不断变化,核电站存在参与调峰的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现任国家核电董事长王炳华,在国家核电成立前的职务为中电投集团党组书记、总经理。有观点认为,王炳华有望成为重组后公司的掌舵人。2月9日,国资委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还没有可以对外宣布的重组工作新进展。

参与调峰后核电机组的经济性势必受到影响。因此,后续核电机组的前期工作、建设周期、运维等环节都将有缩减成本的压力。按目前情况来看,在建和拟建的三代核电项目,其千瓦造价都高于在运和在建的二代、二代加核电机组,未来投运后的经济压力可想而知。因为设备原因拖期的AP1000首堆造价超出预算已成定局,但其先进的“减法”和模块化设计方案理论上将大大降低建造成本,具体情况如何仍然有待观察。而“华龙一号”的“加法”设计虽然增加了冗余的安全措施以保证安全性,势必增加成本。基于成熟二代核电发展起来的相对成熟机型,在设备体系、设计建造等方面具有成本优势。因此,未来核电发展哪种机型能够在国际市场中获得认可,还需经历真正的市场考验。

国内核电建设远未达“标”

在环保压力、高层推动、高端制造业“走出去”等多种需求的作用下,近期国内的核电站建设开始恢复。

2014年11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印发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的通知”提出,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项目建设,研究论证内陆核电建设。2014年12月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秘书长李朴民表示,我国已将沿海核电工程列入国家重大工程建设,启动一批沿海核电工程。

2015年1月1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核工业是高科技战略产业,是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石。要坚持安全发展、创新发展,坚持和平利用核能,全面提升核工业的核心竞争力。

卓创资讯新能源分析师王晓坤对新京报记者表示,2011年3月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之后,国内的核电建设曾一度暂停。此前,在广东、江苏、福建等沿海地区虽然都有进展,但在所有发电量中的占比也只有不到2%。

2015年2月6日,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发布的2014年全国核电运行情况报告显示,2014年,我国共有5台核电机组投入商业运行。至此,我国投入商业运行的核电机组共达22台,总装机容量为2030万千瓦。2014年,22台商业运行核电机组累计发电量为1305.80亿千瓦时,约占全国总发电量的比例提高到2.39%。

尽管如此,国内核电建设与此前规定的目标还相去甚远。

中国《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要求,在2015年前,中国在运核电装机达到4000万千瓦,在建1800万千瓦。到2020年前,中国在运核电装机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

如果要完成上述目标,申银万国研报的计算结果为,核电行业从2014年到2020年的复合年增长率必须达到18%。

因此,王晓坤认为,2014年年底,国内核电开始真正重启。据她预计,今年新建核电机组可能在八至九个。“中广核、中核上市融资,也是因为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建设。”王晓坤说。

事实确实如此,中广核电力去年12月在香港IPO,其集资规模超过200亿港元,成为国内核电第一股。同时,核电巨头中核电力、中国核建也都已经发布了招股说明书。

核电技术地位不及高铁

1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铁路、核电、建材生产线等中国装备“走出去”,推进国际产能合作、提升合作层次。会议确定,大力开拓铁路、核电等重大装备国际市场,整合行业资源,创新对外合作模式。

如果说,中核、中广核、中电投及国家核电的新合体,将形成国内核电三足鼎立的局面,那么,在国际市场的竞争中,中国核电企业尚未站在强者之列。

核电站,在欧美等成熟市场的建设时间已经有几十年。目前应用的核电技术,也是掌握在AREVA(阿海珐)、西屋、法国电力集团(EDF)、三菱重工等在内的国际核电巨头手中,中国国内许多建成使用的核电站,也都有国际巨头们的身影。中国未来的三家核电央企,想跟巨头一争高低,还有一段距离。

据了解,我国目前自主研发的核电技术,以中核、中广核合作的“华龙一号”,以及国家核电的CAP1400为主。

林伯强说,核电走的是高铁的路,但与高铁的技术地位还有距离。“在海外,我们的竞争力主要是便宜,人力成本和设备成本低,另外还有按时完工的能力。”

目前,我国的核电技术实力不如国际巨头,三代技术还需要进一步成熟。

“国家核电的CAP1400由于技术方面还需要完善,因而迟迟未能落地,两者合并将有望加速技术成熟并落地开工。此外,也没有看到‘华龙一号’的完成项目。”林伯强说,“但是我们有时间去追赶,未来全球市场中,有一大部分核电站的建设都在中国。当初我们的高铁也没有优势,但是通过自己边建设边学习,现在已具备相当的实力。”

核电出海大单超百亿美元

据国际原子能机构预测,到2030年全球的核电装机容量增加至少40%。未来10年,除中国外,全球约有60至70台100万千瓦级核电机组建设,海外核电市场空间将达1万亿元。

在中国市场之外,国际巨头林立,作为后来者,“中国制造”的核电仍想出海一试身手。

与高铁类似,核电也屡屡成为国家领导人出访推介的“中国制造”国家名片。

2014年,随着领导人的外交活动,我国核电企业与法国、阿根廷、意大利、西班牙、加拿大、捷克、哈萨克斯坦等国签署合作文件。由中核和中广核联手打造的“华龙一号”,率先成为中国核电“走出去”的拳头产品。

2月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同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举行会谈,表示后期将核电作为两方合作的重点。

2月5日,阿根廷总统即发布信息称,阿根廷与中国签署核电合作协议,利用中国技术(即“华龙一号”)建设两座核电站,总投资超过128亿美元。

华泰证券行业分析师郑丹丹认为,“华龙一号”核电技术出口拉美,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国际市场对我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的认可,迈出了核电三代技术出口的重要一步。

这是中国核电“走出去”的开始。在国际竞争中,尚未处于强者之列的中国核电,还需要进一步强化。合并,将力量集中,或许是一种选择。

央企重组将继续

2014年年底,中核集团旗下期刊《中国核工业》就曾发表题为“整合资源成立资本投资公司适合核工业强国之路”的文章,认为对于核电而言,南北车的合并模式富有借鉴意义。

文章说到,当前我国核工业格局与南北车的格局相似,都经历了从集中统一到分散的过程,现在走向国际市场过程中,核工业更需要集中力量,提升国际竞争力。

近日有消息称,在国务院直接批示下,国家发改委正在牵头制定《关于加快装备走出去的指导意见》,目前初稿已完成,而工信部、商务部也将配合意见出台政策。所支持的产业就包括铁路、核电、建材生产线、钢铁、有色、建材、轻纺等。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央企合并是大趋势。去年开始,华孚并入中粮,年底南北车合并,今年年初,中电投与国家核电重组都出于此。

李锦说,央企需要瘦身,从原来一味做大形成的虚胖,向做强、做优转变。“央企合并已经酝酿多年,前几年一直在讲,但没有实施。今年还会集中出现央企合并,将达到一个高潮。特别是以国际化为目标的行业,会采用强强联合的方式,形成大的集团。”

李锦表示,国资委正在起草关于央企加快调整结构布局的文件。“五到七年内,央企数量缩减到现在的一半。”他还补充说,“个数虽然减少,但是整体实力会随着合并而加强。”

中国核电产业三足鼎立局面

中广核

中广核是中国唯一以核电为主业、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监管的中央企业。核电站项目包括大亚湾核电站、岭澳核电站一期、岭澳核电站二期等。目前我国核电主力技术“华龙一号”中,包括中广核的ACPR1000+技术。

中核集团

中核集团的核电业务包括我国自主设计建造的第一座核电站秦山一期核电站以及此后的秦山二、三期核电站,由中俄合作建设的田湾核电站,以及出口巴基斯坦的恰希玛核电站。目前,我国核电主力技术“华龙一号”和“CAP1400”中,前者由中核ACP1000和中广核ACPR1000+两种技术相融合。

中电投 国家核电

中电投成立于2002年,是除中核、中广核之外,国内仅有的核电开发建设运营商,同时也是国家五大发电集团之一,但规模均为最小。国家核电诞生最晚(2007年),拥有我国第三代核电技术的两主力之一“CAP1400”。
(赵嘉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