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核电从业人员,二期工程进入全面建设期

摘要:新华网南京2月12日电
目前,中俄最大的能源合作项目田湾核电站二期工程进入全面建设期,大量核电大件设备通过海上船舶运输运抵连
–>

摘要:新年伊始,重度雾霾再次袭扰各地,治理雾霾、调整能源结构、发展核电正被越来越多人的所接受。作为一名核电从业人员,笔者对我国
–>

摘要:在大步伐的单打独斗实现之前,搭船或者拼船实现出海,或许是中国核电现阶段的现实选择之一。1月29日,在中法两国高层见证下,中
–>

新华网南京2月12日电
目前,中俄最大的能源合作项目——田湾核电站二期工程进入全面建设期,大量核电大件设备通过海上船舶运输运抵连云港,为保障田湾核电站二期工程按期顺利完工,连云港海事局统筹协调核电大件设备运输各相关单位,全力保障核电大件设备运输安全。

新年伊始,重度雾霾再次袭扰各地,治理雾霾、调整能源结构、发展核电正被越来越多人的所接受。作为一名核电从业人员,笔者对我国核电的发展也有几点思考。

图片 1

核电建设大件设备分为俄供和国产两大类,俄供设备是通过商船运输至连云港主港过驳后再驳运至核电码头,国产设备是通过深舱驳船直接运输至核电码头。为保障运输安全,连云港海事局提前协调通航、海洋环境、测绘、工程建设等相关专家,分别对两种船型运输方案进行研讨,不断完善;为确保航路安全畅通,专门派遣海巡艇提前对预定航路开展巡航;大件设备运输船进出港期间,安排海巡艇全程维护,交管中心安排专人开辟专项监控窗口,控制船舶交通流,实施核大件运输船单向通航。

快速发展期将至

在大步伐的“单打独斗”实现之前,“搭船”或者“拼船”实现出海,或许是中国核电现阶段的现实选择之一。

核电大件设备运输作业要持续三年,连云港海事局将不断完善监控措施,密切关注通航条件变化,全力保障核电大件设备运输安全。(惠童
任伟伟)

能源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原动力。从远古时代的“薪火相传”,到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以煤炭为基础应用蒸汽动力,再到电力诞后现代工业的迅速发展,漫长的人类社会始终伴随着对天然资源的自发享用。

1月29日,在中法两国高层见证下,中广核集团与法国电力公司(EDF)在北京签署了双方在核电站设计领域的有关合作协议。根据协议,中广核与EDF将围绕双方的核电技术,重点在特定领域或研究课题方面分阶段开展设计合作,以加强核安全设计改进,促进技术交流。

过去的数百年间,以煤炭、石油、天然气为代表的化石能源得到了爆发式的利用,但在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导致了大量的温室气体排放和环境污染,对人类的生存环境构成威胁。好在人类已经认识到经济、社会与资源、环境和谐发展的重要性,进入能源的自觉发展阶段,并凭借不断创新的科技,寻求可持续发展的能源形式,水、核、风、光等清洁能源随之兴起并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外界认为,作为中法核能合作进一步深化的体现,这份协议的签署,一来证明中广核在核电工程设计、工程建设、运营管理、科技研发等方面核心能力已获得合作伙伴的认可;二来释放了两者在包括英国核电项目在内的第三方核电市场继续合作的信号。

自上世纪70年代初爆发全球第一次能源危机后,高可靠度、经济的核能受到了各国的重视并得以快速发展。目前,全球核电占总电力装机的15%左右,已成为不可或缺的能源选择。而随着化石燃料储采比逐渐减少,环境压力日益严重,核能将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国际原子能机构预测,到2030年,全球核动力至少占全部动力的25%。

从“师徒”到“战略伙伴”,中法在核电领域的合作已有30多年历史,如今合作“阵地”逐渐从中国转向英国等第三国,这个模式或许会成为中国在核能领域国际合作可尝试的途径。

我国亦不例外。资源禀赋决定了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长期难以改变,石油、天然气对外依存度极高,环境承载力已经达到极限,大力发展以核能为主等清洁能源,是保障我国能源安全和国家科学可持续发展必然选择。

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电堆型,是实现核电“走出去”的必要条件。信息显示,目前全球共有美、法、俄、加、日、韩六个国家具备完整的大型核电技术输出能力。相关权威的统计数据显示,美、法、俄三国在核电技术输出上依然占据主导地位,尤其是俄罗斯的三代技术,由于是在成熟的二代技术上进行持续创新改进形成的,兼具先进性、成熟性和经济性特点,竞争优势更为明显。韩国自2009年拿下阿联酋核电项目后,在国际核电市场上也开始崭露头角。

作为我国重要的能源战略选择,核电目前建成了多种机型,但由于各种条件限制,没有形成快速发展的产业能力,也没有形成规模。虽然发展已有30多年,但国内建成投运的核电机组目前仅有22台,装机容量约2010万千瓦,占全国约13亿千瓦电力装机的1.6%,与世界平均水平相去甚远。

“具备了核电技术输出能力的美、法、俄等国,在技术转让、人才和装备等本土化方面已有丰富的积累,尤其熟悉国际合作中的风险规避。很多经验值得中国同行在合作中学习、借鉴。”一位业内核电工程师告诉记者,“进军欧洲核能市场困难很大,与法方的合作,一定程度上可以少走弯路,或者说期初合作是跳板。”

据预测,到2030年全国电力装机总量将达到30亿千瓦左右,核电占比要超过10%,会有3-4亿千瓦的发展空间,这意味着未来15年,核电将迎来一个快速发展期。

 

清洁能源的主角

从经济性来看,我国新建核电机组自2013年起执行0.43元/kwh的标杆电价,并与当地燃煤上网电价进行比较,取其低值。而自山东向南所有沿海地区和部分内陆地区燃煤标杆电价均高于0.43元。此外,天然气发电上网电价的上限是当地燃煤或电网平均购电价上浮0.35元,由此在有些地区,燃气发电价格将达到核电标杆电价的两倍。

与其他清洁能源发电方式相比较,核电的经济性也很明显。风电和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发电工程造价近几年有所降低,但上网电价仍处于较高水平,风电标杆电价为0.51-0.61元/kwh,光伏标杆阶梯电价为0.9-1元/kwh。

随着核电的快速发展和规模化效应的体现,经济性还将得到提高。以AP1000技术为例,标准化后的工程造价目标为12500-12960元/kw,经济期平均上网目标电价0.385元/kwh,将低于大多数省市的标杆电价。

从发电效率来看,水、光、风等清洁能源受地理资源和自然条件的约束,规模终归有限,利用小时数不高,而核电布置灵活,单机容量大,运行稳定,以2014年我国的平均数据计算,相同容量的核电年发电量是水电的2倍、风电的3.9倍、光伏的5.7倍。

从安全性来看,虽然历史上发生过几次事故,但核电作为一种安全能源的属性并没有改变。本世纪初,我国引进的AP1000三代核电技术,是在成熟的二代技术基础上,引入非能动理念而建立了非能动安全系统,全面提高了安全性,也为大规模发展奠定了基础,也决定了核电将成为清洁能源发展的主角。

坚定自主化决心

为了高起点实现核电自主化,中央决策引进AP1000三代核电技术,开启了我国引进、消化、吸收和再创新的核电自主化工作大幕。AP1000依托项目首台机组于2009年开工,现已进入系统移交和调试阶段。自主创新的CAP1400机组作为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示范工程即将开工,相关工作均取得了积极成果。

在AP1000依托项目建设过程中,遇到了设计延误、设备研制和供货滞后等问题,这些情况在首台机组建设过程中是常见的。经过努力,目前大部分问题都得到了妥善解决,个别设备正在按计划进行最后阶段的攻关和试验,短期内这些问题都将完全解决,不会对工程产生重大影响,更不是颠覆性问题。但这些现象,引发了业界一些质疑和否定。“行百里者半九十”,当前核电自主化工作正处在关键阶段,需要我们进一步坚定信心、团结一致,必须科学和理性地看待工程建设中出现的问题,绝不能一叶障目,因为一件设备或其他局部问题,对整个工作进行否定,并对工作部署产生过度影响,偏离国家的总体战略,造成后续工作被动。

近两年,我国未能新开工核电项目,原因是多样和复杂的,但确实已经延误了发展期。面对越来越严重的雾霾等环境污染和能源结构调整的压力,加快核电发展已经是全社会的共识。在进行科学判断的基础上,全面启动AP1000后续项目建设已完全具备条件,风险可控,加快发展时不我待。

加速集约化发展

三代核电成功在即,后续项目全面启动可期,如何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高效发展,国际经验可供借鉴。美、法、俄等核电强国,都经历了一个约10-20年大规模快速发展核电的阶段,期间集中建设了全国约35%-55%的核电机组,在较短时间内形成了规模。当前,我国更应该以较快的速度提高核电装机容量,降低火电比例并进行替代,力争到2020年达到1亿千瓦规模,2030年前再新增2-3亿千瓦,达到当前国际15%的平均水平,后续还应进一步提高,达到30%以上,从根本上改变我国的能源结构。

此外,在快速发展核电的同时,还应进行集约化发展的探索和实践,结合特高压电网建设,在能源需求旺盛,一次能源缺乏和环境承载力有限的华北、华中和华南区域,优先选择已有核电基地等社会公众接受度高的地区,集约化建设2000-3000万千瓦的核电集群点,以便于排除干扰,集中资源,快速实施,体现规模化集约化发展的优势。

当然,规模化快速发展会对产业链上下游包括燃料循环、装备制造、工程管理、生产运行等各方面提出挑战,但正因如此,更要求我们提前规划,统筹安排,确保安全高效发展和目标实现。促进以核能为主的绿色能源迅速发展,让清洁空气不再成为奢求,使美丽中国尽早实现,不正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