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正成为中国装备制造业的新名片,由中国核学会组织修订

摘要:近日,由中国核学会组织修订,罗上庚研究员执笔的《走近核科学技术》第二版由中国原子能出版社出版发行。《走近核科学技术》第二
–>

摘要:2月4日,中核集团发布消息,中国与阿根廷政府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阿根廷共和国政府关于在阿根廷合作建设压水堆核电站的
–>

摘要:继高铁之后,核电正成为中国装备制造业的新名片。近日,中国与阿根廷签署在阿根廷合作建设压水堆核电站的协议,标志着中国自主三
–>

近日,由中国核学会组织修订,罗上庚研究员执笔的《走近核科学技术》第二版由中国原子能出版社出版发行。

2月4日,中核集团发布消息,中国与阿根廷政府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阿根廷共和国政府关于在阿根廷合作建设压水堆核电站的协议》,中核集团和阿根廷核电公司(NucleoeléctricaArgentina
SA,NASA)将负责协议的具体实施,该协议的签署标志着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成功出口拉丁美洲。这一消息迅速引爆核电媒体圈,业内一片欢腾。

继高铁之后,核电正成为中国装备制造业的新名片。近日,中国与阿根廷签署在阿根廷合作建设压水堆核电站的协议,标志着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走出去”战略首单落地。专家认为,在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背景下,以高铁、核电为代表的中国装备制造业未来将成为中国经济增长从低端转向高端的新引擎。

《走近核科学技术》第二版是在原版的基础上修订再版的,主要增加了近10年来核科学技术的新发展和新亮点,如:第三代第四代核电站、国际热核聚变实验装置、我国航天飞行成就、“嫦娥三号”热源、国际同位素电源、空间核反应堆电源等内容。

此前一天2月3日,中国和阿根廷两国核电政府主管部门最终批准双方此前达成的Atucha3号重水堆核电项目协议,再次重申由双方企业进行最终商务条款协商,并由中国银行金融机构安排项目贷款。

中国三代核电拿下海外首单

《走近核科学技术》第一版由中国核学会组织编写,20005年出版发行,原中国科协主席朱光亚为本书作序。十年来进行了多次重印,2010年荣获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优秀科普作品奖。(陈晓鹏)

众所周知,中核集团在阿根廷耕耘已久,在两国政府的合作推动下,中核集团已同阿根廷核电公司多次进行合作商谈并签署合作协议。去年9月份双方签署阿根廷重水堆核电站合作框架合同,标志着双方核电合作取得实质性进展。此番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如能成功出海,将是中国首次真正意义上对外输出大型核电站技术,对中国核电“走出去”战略将形成非常正面的示范和推动。

曾经在民用核电领域长期处于落后地位的中国,如今已完全掌握自主技术并把目光投向海外市场。2014年11月,代表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的“华龙一号”率先在福建福清和广西防城港落地,此次又成功出口阿根廷,为中国核电敲开了海外市场大门。

  
 

阿根廷重水堆项目

中国核电经过几十年来的不断发展和积累,目前国内在建核电机组26台,总装机容量2850万千瓦,为世界之最。与此同时,与巴基斯坦的核电合作已承建6台压水堆核电机组,总装机容量达340万千瓦,为中国核电走出国门积累了市场认可度和运行经验。2014年以来,中国核电加快“出海”脚步,中国核电主管部门与核电企业与法国、阿根廷、意大利、西班牙、加拿大、捷克、哈萨克斯坦等国签署合作文件。

中核集团与阿根廷的合作最早要追溯到2007年,当时中核集团与加拿大原子能公司(AECL)以及阿根廷核电公司(NASA)在北京签署了三方合作谅解备忘录,约定在CANDU重水堆方面进行项目开发和合作,显然这是基于三方在重水堆核电站方面的重叠背景。

随着自主核电技术的日臻完善,国际竞争优势不断显现,中国核电“走出去”已经上升至国家战略。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出口一个核电站所获得的经济效益是非常明显的。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曾这样形容:“出口一个核电站,相当于出口100万辆桑塔纳轿车。”据国际原子能机构预计,未来10年除中国外,全球有60至70台100万千瓦级核电机组建设,这意味着海外核电市场空间将达1万亿元。

之后不久,阿根廷就与加拿大签署协议,筹建阿根廷的第四台核电机组,当时第三台机组Atucha2号仍未完工,搁置已达将近30年之久,双方协议的另一项内容就是由加拿大帮助完成Atucha2号重水堆的建造,Atucha2号直到2014年完工投运,续建项目的90%由阿根廷本土完成。

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记者表示,推动核电“走出去”和发展核电项目,对提升我国高端制造业的水平,带动和引领相应的产业发展具有至关重要意义,同时也能够提升中国在整个世界上高端装备制造业的地位和跨国经营的水平。

阿根廷新建重水堆项目(规划为Atucha3号)直到2012年才出现较大进展,2012年6月中阿两国政府正式签订核能合作协议,提出由中国提供资金并参与帮助阿根廷新建第四台核电机组,经过多轮谈判和交涉,阿新建核电项目终于在2014年7月结果,中核集团和阿根廷核电公司签署《关于建设阿根廷重水堆核电项目的实施协议》,双方将合作在Atucha新建重水堆核电机组(Atucha3号),阿根廷核电公司将作为反应堆设计和工程施工方,由于此前技术授权转让的缘故,阿根廷具备加拿大CANDU反应堆技术的使用权,中核集团参与的内容为通过长期资金援助提供核电设备和技术服务,加拿大也将作为中核集团的分包商参与项目建设,很可能将提供重水堆关键设备和部件。

高铁核电联袂打造新名片

9月双方签署了商务框架合同,项目总预算58亿美元,其中20亿将由中国提供,Atucha3号重水堆将以中核集团秦山三期作为参照进行设计,阿根廷本土完成项目的70%左右。

事实上,以高铁、核电为代表的中国装备制造业以质优价廉的优势赢得国际认可,成为中国制造的新“名片”。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装备制造业出口额达2.1万亿元,占全部产品出口收入的17%,电力、通信、石化、航空等大型成套设备出口呈快速增长势头。尤其是以高铁为代表的中国铁路装备已出口到8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4年铁路机车出口额约40亿美元,占全球市场份额的10%。

显然,在这一协议中,阿根廷作为反应堆设计和工程设计施工方,将主导项目建设,双方预计在2015年上半年签署最终商务合同。2月3日,就在双方政府签署压水堆合作协议前一天,阿根廷Atucha3号重水堆核电项目得到双方政府主管部门最终批准,再次重申由双方企业进行商务条款谈判,并由中国的银行金融机构提供项目贷款。

“中国正在从‘世界工厂’向投资输出国转变。”宋清辉认为,过去30多年里,我国向国际市场出口了无数产品,但大多停留在衬衫棉袜等低端层次。如今这种情况已经得到改变,以核电、高铁为代表的中国高端装备正加速“走出去”,这将会对中国和世界产生深远影响。未来10年,中国对外投资将高达1.25万亿美元。“一带一路”规划、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国家战略的提出,不仅促进了中国企业承接国家产业升级和自主发展的能力,而且推动各国建设更加开放和稳健型的世界经济。

自主三代核电技术首次出海

扶持政策加速高端出口

阿根廷目前在运的三台核电机组以及已经确定的第四台均为重水堆技术,重水堆核电站最大的特点是使用不经浓缩处理的天然铀作为燃料,这也是重水堆最大的优势之一,铀浓缩具有很高的技术壁垒和政治敏感性,但轻水堆一直是世界核电发展的主流堆型。

与此同时,一系列鼓励和扶持政策加速了中国装备“走出去”的步伐。国务院常务会议最近几个月已数次讨论和部署加快铁路、核电、建材生产线等中国装备“走出去”的议题。李克强总理强调,推动中国装备“走出去”,开展国际产能合作,是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的必然需求。这不仅有利于当前经济发展,更是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推动中国经济从中低端向中高端迈进的重大机遇。

阿根廷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对电力需求的增长,也有相对较大的核电发展规划,计划将核电的比例从目前的10%提高到15-18%。也许还有其它方面的考量,轻水堆被阿根廷纳入了核电发展技术路线。

“在当前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大背景下,我国钢铁、水泥、风电等产品的国内市场需求增长放缓,新一轮产能过剩矛盾凸显。”宋清辉认为,中国核电、高铁等在国外市场的迅速扩张,是国家应对经济放缓的经济结构调整新举措的一部分。

阿根廷曾先后与全球重要的核电技术供应商一一进行过商谈,2012年阿根廷政府宣布阿海珐、中核集团、韩国电力公社、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西屋以及通用电气均被其列为潜在的合作方,计划在2013年进行国际招标选择堆型技术,
并先后与俄罗斯和韩国签署了合作协议。但是规划的国际招标没有如期进行,此后俄罗斯取得了重大进展,2014年7月,就在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阿根廷前夕,俄罗斯总统普京到访阿根廷签订了很大范围的核电合作协议,包括由俄方提供资金建造Atucha3号,以及后续两台核电机组的协商,以俄罗斯在全球范围内核电输出的实力和强势劲头,有业内人士当时分析,俄罗斯在阿根廷势在必得。

“未来中国将率先大力开拓铁路、核电等重大装备的国际市场。”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王晓涛表示:第一,推动铁路、核电“走出去”。大力开拓铁路、核电等重大装备的国际市场。第二,支持其他装备走出去。第三,开展产能的国际合作。以钢铁、有色、建材、轻纺等行业为重点,针对国际市场的需要,支持企业利用国内的装备,在境外建设上下游配套的生产线,实现产品、技术和标准的走出去。
 

尽管竞争对手实力强劲,但中核集团一直没有放弃向阿根廷输出自主三代核电技术的努力。2013年初中核集团到访阿根廷,与其签订了两项重要的合作协议,其中之一就是向阿根廷转让中核集团自主的ACP1000三代核电技术。

有分析认为,中核集团的突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俄罗斯被欧美制裁导致其经济大幅下滑甚至面临金融危机。不管怎样,此次中阿政府间协议的签订,“华龙一号”核电技术成为阿根廷压水堆项目唯一潜在的技术选型,对整个中国核工业界都是极大的鼓舞。

值得一提的是,阿根廷本土的核电产业链和技术实力均已有相当的基础,如前所述,Atucha2号续建项目90%由阿根廷自己完成,Atucha3号新建重水堆项目甚至由阿方自主进行反应堆设计和工程施工,计划本土输入70%。

对于拟采用中核集团“华龙一号”技术的新压水堆项目,中核集团提供反应堆技术和核电站整体设计,国内核电站大型装备和关键部件制造商无疑也会跟着出海。当然也不难预料,阿根廷必定会最大程度的实现本土参与。

据世界核新闻网(WNN)披露,2月4日中阿双方签署的压水堆核电站建设合作协议规定,将由阿根廷核电公司(NASA)作为压水堆项目的工程设计和施工方(Architect
Engineer,
简称AE),双方也约定最大程度的实现项目本土化输入,阿根廷目标本土参与达到50%左右。

同时,中核集团将向阿根廷进行技术转让,包括核电站装备部件以及燃料制造技术,技术转让其它方面的具体内容有待双方进一步协商确认。阿根廷目前具有重水堆核燃料棒束制造能力,燃料厂年产能160tU,另外还自主制造燃料包壳材料。此番规划从中核集团转让压水堆燃料制造技术,很明显也是为未来压水堆核燃料自主供应做准备。当然,协议还规定中核集团将保障阿根廷新建压水堆整个寿命期内的浓缩铀和核燃料组件供应。

中核集团目前的核燃料组件技术为国外授权,向第三方输出存在限制,如果中核自主研发的燃料组件CF3能按计划在2017年实现商用,时间上将可以保证阿根廷项目的推进和执行。即使不包含燃料技术转让,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燃料技术也是核电整体出口的必备条件之一,因此,中核集团CF3自主燃料技术也将成为此次出海阿根廷的关键影响因素之一。

另外,按照双方政府间协议,中核集团将在三个月内向阿根廷核电公司提供项目详细方案,涵盖技术、商务报价以及资金支持等具体方面。阿根廷核电公司将在之后三个月内进行反馈,可以看出双方是在走单一来源程序,双方计划在2015年底前签署框架合同,2016年底前签署正式商务合同和资金协议。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账号:核电那些事;作者:国核锆业
毛继军,中核网摘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