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合作平台,甲骨文宣布关闭中国研发中心的消息震动中国软件圈

图片 1

电工电气网】讯

电工电气网】讯

5月9日,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谢卫江到迪拜哈斯彦项目现场调研,听取了哈斯彦团队关于项目总体进展情况的汇报,肯定了目前项目建设取得的阶段性成果,对下一步工作提出要求。

马来西亚,正期盼在“一带一路”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以5G、物联网、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第四次科技革命浪潮正在席卷全球,大数据作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交叉融合的引爆点,成为各国竞逐的赛道。

谢卫江指出,迪拜哈斯彦项目是哈电集团参与共建“一带一路”迈入中高端市场的标志性项目,开创了“以投资带动项目开发”的新模式,实现了哈电集团商业模式的重大转变和创新,对实施“走出去、走进去、走上去”战略的意义重大。

外交部网站消息,2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习近平在会见中指出,中马共建“一带一路”基础扎实,前景可期,双方要加强规划,做大合作平台,推进高质量合作,要把“两国双园”做大做强,使其成为“陆海新通道”重要节点,促进两国和地区联通和发展。

上周,甲骨文宣布关闭中国研发中心的消息震动中国软件圈,本周美国又针对华为发布禁令,接二连三的打压让中国人越来越意识到,随着大数据、物联网等数字化的基础设施和能力的迅速构建,要想要不受制于人,发展我国安全自主可控的核心技术的需求变得尤其迫切,不管是在硬件还是软件领域。

谢卫江强调,哈斯彦项目团队在后续项目建设中要努力完成目标,集中精力按照计划完成项目各项节点,进一步加强项目实施过程中的沟通和协调;要抓经济效益,既要跟踪项目收、付款的资金平衡指标,也要关注合同索赔和保险理赔等工作;要抓海外党建和文化建设,重点加强海外基层党组织建设,创新活动载体,做好从“小团队”到“大工地”角色的转变,带动其它参建单位的海外党建工作,实现共同学习和成长,为项目建设提供强有力的政治保障。

马哈蒂尔表示,马来西亚是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具有独特的区位优势,马方期待通过共建“一带一路”加快自身发展。马方愿同中方加强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协调合作,携手推动东盟-中国关系发展。

数据处理能力是核心竞争力

哈斯彦项目团队表示,一定与其它参建兄弟单位共同努力,保证如期完成项目目标。

26日,马哈蒂尔及马来西亚代表团将到访商汤科技(SenseTime)等企业,取经中国的人工智能发展经验。

早在十几年前,中国就已经开始构建国产数据库等自主产权和生态圈,历时十年,通过中国技术优势的不断提升和政府的大力支持,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然而,要打造真正强大的以数据处理为核心的产业链,十年时间还远远不够。

国际公司主要负责人陪同调研。

“两国双园”

日前在上海嘉定举行的一场关注数据处理技术和产业的峰会上,来自工信部的技术专家,以及南大通用、柏睿数据等全国顶尖的数据库公司的高层和骨干精英就目前的形势发表看法。他们一致认为,数据时代,数据处理能力是核心竞争力,因此一定要坚持自主研究开发底层技术的策略。

图片 1

这是去年5月,马哈蒂尔就任马来西亚总理后的第二次访华。习近平在会见马哈蒂尔时表示,中国和马来西亚建交45年,一半时间在马哈蒂尔先生总理任内,你对中马关系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江兴表示:“大数据的发展催生了很多浅层数据资源的开发,但是从浅层到深层的数据资源挖掘,需要开发新的技术和装备,这仰赖于软硬件的协同计算,数据流的计算能力非常重要。未来是计算、存储、传输一体化的超级网络计算。”

中方统计显示,2018年中马双边贸易额1086.3亿美元,同比上升13%。中国已连续10年成为马来西亚最大的贸易伙伴。截至2018年11月,马来西亚实际对华投资累计达77.7亿美元,中国企业对马累计直接投资57.6亿美元。

在工信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软件产业处调研员傅永宝看来,数据已经成为政府和企业的重要资产,精准地处理大规模数据、挖掘数据价值是促进我国数字化经济快速发展的基础保障。

而“双园模式”是中国与马来西亚在“一带一路”实践方面的创新举措。所谓双园,是指2012年4月1日开工建设以来,规划面积55平方公里的中国-马来西亚钦州产业园区,以及关丹产业园。其中,中马钦州产业园区是中国和马来西亚两国政府合作的第一个园区,也是继中新苏州工业园区、中新天津生态城之后,中外政府合作的第三个面向全球招商的位于国内的园区,被誉为中国—东盟产业合作的新平台、新动力、新亮点。关丹产业园区则是中国政府与外国政府合作在国外建设的首个国际园区。

我国已经诞生了阿里、腾讯等一大批科技巨头自主研发的数据库,在数据处理和融合应用方面取得一定成果,但在核心技术和产业规模方面仍然面临挑战。

马哈蒂尔也曾多次表示马来西亚政府支持“一带一路”倡议。他在此访前接受新华社等中国媒体的联合采访时说,相信“一带一路”能够加强本地区国家和中国之间的互联互通。同时,他认为这一倡议对于马来西亚而言,作用“非常重要”。

对此,傅永宝提出:“首先,核心技术研发仍然有待突破;第二,数据处理与其他新技术的融合发展仍然有待深入;第三,产业生态建设仍然不完善;最后,数据处理产业机构和区域分布仍然不均衡。”

促中国AI技术落地马来西亚

为此,我国发布的《大数据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明确提出了要重视大数据技术与产品的研发、创新应用、培育主体企业、制定标准体系、完善产业体系、提升大数据安全保障能力。

马哈蒂尔在1981年至2003年担任马来西亚总理期间,曾多次访华,见证了中国的快速发展。而每次访华,他都会到访相应的中国企业,了解中国在前沿科技领域的最新动态。这一次,马哈蒂尔到访的是商汤科技。

柏睿数据董事长刘睿民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技术标准化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要求有理论支撑与实际应用。我国大数据产业的发展优势在应用层,并且诞生了很多世界级的大数据应用项目。但在理论与基础层仍落后于欧美等国家。柏睿数据一直在推动中国技术的国际标准化,以前沿引领技术与颠覆性技术创新为突破口,才能积极抢占科技竞争和未来发展制高点。”

马哈蒂尔到访商汤科技期间,商汤科技、马来西亚科技公司G3
Global有限公司(以下简称“G3
Global”)及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港湾”)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建设马来西亚首个人工智能产业园。

刘睿民表示,在坚持自主研发技术,占领业内制高点方面,华为是行业的标杆。“这也给我们带来使命感,只有努力实现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可控,才能把创新主动权、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促进中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刘睿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详细介绍了商汤科技的最新发展及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马哈蒂尔和马代表团成员还亲自体验了产品演示,了解人工智能技术在自动驾驶、智慧城市、教育、医疗等重点领域的应用。马哈蒂尔点赞商汤科技各项人工智能技术,并表示马来西亚的很多场景可以采用商汤科技的技术,期待商汤在马来西亚尽快落地。

数据库作为新一轮技术革命的基础物料,是支撑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新技术的根本,各种利用数据分析而来的应用场景,都是通过庞大数据资源进行计算的结果。

此次三方合作,不但是商汤科技作为中国原创技术企业“走出去”的一次新尝试,更是“一带一路”合作倡议下,以基础设施建设为支撑,加强沿线国家国际合作的重要成果。

上周,甲骨文意外宣布关闭中国研发中心,之所以引起各方的高度关注,刘睿民认为,这是因为数据库是一切应用的基础。他表示:“芯片CPU、操作系统、数据库三者整合构成了基于数据的数字经济的最核心部件,其他的应用都要建立在这三者之上,技术门槛较高。”

根据协议,马来西亚人工智能产业园将由中国港湾提供产业园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产业园管理、维护和服务,商汤科技提供在人工智能基础技术、产品研发、人才培养等方面的全力支持。同时以产业园为依托,商汤科技还将与G3
Global合作开拓马来西亚市场,探索人工智能技术在智慧城市、公共管理、手机、汽车等行业发展,并将人工智能基础教育引入马来西亚课程体系。

制定国际标准打破巨头垄断

G3
Global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人工智能产业园将为马来西亚提供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领域的顶尖基础设施,以支持相关技术研究、产业开发和人才培养。相信在产业园的建设推动下,马来西亚有望在2025年迈入全球创新指数前30国家之列。”

1996年从吉林大学毕业以来,刘睿民一直从事数据库的调优以及数据库底层的实现,先后在惠普、太阳微系统、甲骨文、联想等企业工作,2014他创立的柏睿数据专注于全内存分布式数据库。在刘睿民看来,我国在数据库领域缺少技术与竞争,而且相比较与竞争较为激烈的软件应用而言,数据库技术更能够应对当前的这种高容量、高并发、实时动态的数字经济变化的环境,同时这也是国家倡导的自主可控的产业的关键环节。

基于自主可控的国产技术,在工信部指导下,柏睿数据针对国际技术垄断巨头甲骨文、SAP进行国产高端内存数据库产品替代。刘睿民表示:“从中美贸易问题可以发现,美国的根本目的是抑制中国的产业升级与科技发展,而英特尔、Facebook等被曝出的技术和安全漏洞,无疑也是对我国信息安全的警醒。解决这些问题的出路就要发展具有国际标准的自主可控的核心技术,将科技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去年,刘睿民作为主笔人参与了中国主导制定的2018年流数据库国际标准的制定。这是我国30年来首个提案通过的数据库领域国际标准,打破了欧美国家对数据库技术的垄断,也为我国今后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发展提供了标准技术保障。

同样是在甲骨文公司工作超过十年的数据库专家武新博士,自2008年投身中国自主核心技术的研发,加盟了我国数据库的领军企业南大通用,担任首席技术官,一干就是十年。

武新博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到目前的阶段,是时候发展自主可控的核心技术了,中国需要有自己的基础软件。我们希望中国早日摆脱对国外大型软件公司的依赖,在全球技术竞争的过程中更有底气。”

武新博士说道,数据库产品的国产化事关国家安全,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尽管中国本土的数据库公司努力了十几年,但是掌控着中国数以亿计的个人用户资料的大银行和电信行业,目前仍然都是采用外国数据库产品,而一旦这些数据外泄,可能对中国人的个人隐私有极大的伤害。

武新博士加入南大通用后,主导了南大通用与包括中国农业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的合作,为其建立国产数据库。农业银行拥有9亿多客户和海量数据信息,目前已经使用了南大通用大数据平台的技术,下一步双方还将在实验室把人工智能的成果与金融科技相结合。

但武新也认识到中国数据库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最大的差距是生态系统。甲骨文、微软这些公司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建立起非常强大的生态系统,这种依存关系还将维持一二十年,而中国的生态系统仍然较为薄弱,这与我们缺乏技术基础积累有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