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跌35.85%至6.2亿元,要警惕行业巨头为狙击中国厂商崛起发动价格战

电工电气网】讯

日前,哈电集团在生物质发电设备领域取得突破,成功中标黑龙江省新产业投资集团密山、牡丹江两个生物质项目三大主机成套设备,填补了哈电集团生物质直燃锅炉的业绩空白。

电工电气网】讯

一度被调侃为“价格跑赢了房价”的内存条,如今价格突然出现8年来最大跌幅,国际巨头对中国厂商“围剿”的争议再次出现。

据了解,两个项目为生物质热电联产项目,均配备一台130t/h生物质直燃高温高压循环流化床锅炉,配套高温高压30MW抽凝式汽轮发电机组。密山、牡丹江项目采用哈电集团自主研发的生物质锅炉,也是哈电集团采用循环流化床燃烧生物质技术的依托项目,为进军生物质市场、打赢“转型突破战”打下了坚实基础。

三安光电(600703.SH)4月26日晚公告透露,拟投资120亿元,在湖北省建设Mini/Micro
LED外延与芯片项目。

近日,半导体产业市场调研品牌DRAMeXchange公布的最新存储芯片行业调研报告显示,DRAM跌价幅度超过预期,创8年以来最大跌幅。DRAM是存储芯片的一种,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等领域。存储芯片市场处于高度垄断状态,三星、SK海力士和美光三大巨头的市场占有率超过90%。此前,一直有评论称,要警惕行业巨头为狙击中国厂商崛起发动价格战。

当晚,三安光电发布去年年报和今年一季报显示,三安光电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微降0.35%至83.6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跌10.56%至28.3亿元;2019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同比下跌11.1%至17.29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跌35.85%至6.2亿元。

虽然此前三大巨头曾传出因操纵价格被调查及起诉的消息,但对于此次价格下跌,多位分析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价格下跌的基础还是供大于求。此外,中国的主要厂商仍处于“从0到1”的过程中,巨头要是主动压缩利润空间,其实得不偿失。

受LED芯片价格下跌影响,行业还处于低谷期。三安光电正通过扩大Mini/Micro
LED等新产品、新领域的业务,来寻找新的成长曲线,它在财报中预计Mini
LED这两年将迎来爆发期。

DRAM价格罕见大幅下修

扩产Mini/Micro LED

DRAMeXchange认为,DRAM整体市场呈现出“无量下跌”的窘况,“这代表即使原厂愿意大幅降价求售,也无法有效刺激销量。如果需求没有强劲回归,高库存水位将导致今年DRAM价格持续下修”。

三安光电4月26日召开的董事会决定,在湖北省葛店经济技术开发区成立子公司投资兴办项目,主要生产经营Mini/Micro
LED外延与芯片产品及相关应用的研发、生产、销售,投资总额120亿元。湖北省葛店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将给予一系列优惠政策。三安光电与湖北省葛店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签订《项目投资合同》,合同鉴证方为鄂州市人民政府。

DRAM市场的困窘状况已是8年之最。DRAMeXchange称,DRAM产业目前大部分交易已经改为月结价,2月更罕见地出现价格大幅下修,季跌幅从原先预估的25%调整至逼近30%,是继2011年以来单季最大跌幅。

对于这次投资的影响,三安光电表示,Mini/Micro
LED是公司未来重点发展方向之一。本次投资项目符合国家产业政策规划,有利于改善公司产品结构,提升核心竞争力,巩固行业地位。

在外界看来,超出预期的下跌幅度有些莫名其妙。近几年来,DRAM连连涨价,供不应求,甚至有调侃称,“内存条跑赢了房价”,成为最佳理财产品。而仅在半年前,行业研究报告还称DRAM量价齐升,产业链迎来黄金期。

早在2018年2月,三安光电已与三星电子签订《预付款协议》合同,三星电子支付厦门三安1683万美元预付款,以换取厦门三安产线生产一定数量的用于显示屏的LED芯片,若三星电子每月的订单量超过协议约定的最高数量,双方将提前讨论扩产的条件。厦门三安和三星电子将持续讨论Micro
LED战略合作,待厦门三安达到大规模量产产能时,三星电子将考虑厦门三安作为首要供应方,并协商探讨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供应协议。

价格转向速度过快,以至于外界对此次降价原因揣测颇多,不过这也与行业的整体格局有关。DRAM厂商中,三星、SK海力士以及美光坐拥前三把交椅,合计市场占有率超过90%。DRAMeXchange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三星市场占有率41.3%,SK海力士市场占有率31.2%,美光占有率23.5%。

在2018年年报中,三安光电还称,Mini LED和Micro
LED显示具有无拼缝、高亮度和无反射图像等特点,凭借产品的清晰度、画质、厚度、反应速度等方面优势,已逐渐从商业级显示切入消费级显示,而且下游应用企业也在大力推广,一旦规模化应用,前景将非常广阔。三安光电的全资子公司厦门三安与三星电子签订的《预付款协议》正在履行过程中,Micro
LED出货量也在持续增长。

近两年,中国存储芯片领域填补了多项空白,国产DRAM量产被提上日程。在此节点,DRAM价格大幅下跌,外界猜测或许是行业巨头为了狙击中国厂商的崛起。

三安光电认为,LED主流研究方向主要在Mini LED、Micro
LED等方面。在显示屏方面,与传统LED显示屏产品相比较,Mini LED和Micro
LED存在着成本、价格、封装、防护、运输、安装、维护等一系列的优势,能够很好地解决传统LED显示存在的问题。而在背光模组方面,相同技术规格下,Mini
LED、Micro
LED背光的液晶电视面板价格,只有OLED电视面板价格的六至八成,饱和度、高动态范围都优于OLED,省电一半,具有异型切割特性,可实现曲面背光,其厚度与OLED相当。

从历史经验来看,这样的猜测并不是毫无根据,此前三大巨头曾被起诉操纵市场价格。据《环球时报》报道,2018年,中国的反垄断机构曾前往三星电子、SK海力士、美国美光在中国的分支机构办公室展开调查,美国也存在一桩消费者诉前述三大巨头合谋操纵DRAM价格的诉讼。

Micro
LED还适用于AR/VR头盔及智能手表等穿戴式装置荧幕,适合作为户外显示面板、头戴式显示器、汽车抬头显示器所用。特别是Mini
LED将在2019至2020年进入高速发展阶段,随着技术的进步和成本的不断下降,未来有望带来LED行业新一轮爆发。

不过,多位分析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此次价格下跌是由供需结构造成的,属于市场规律。

多元化欲走出行业低谷

“DRAM市场高度垄断,是有操作行为存在的,但是价格本质还是由供需决定的。”国盛电子一位分析师向记者介绍,原厂和中间渠道代理商之间的囤货和出货节奏把控,可以实现将价格波动放大,使得行业呈现周期性的特征,但并不能改变供需本质。

目前,LED行业正处于低谷期。对于去年业绩下滑,三安光电认为,2018年受各种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LED照明市场整体较弱,整体价格下降幅度较大,导致公司经营状况偏弱。

巨头压价打击国内厂商?

但LED芯片产能逐渐向中国大陆转移的趋势已成现实。而且,在全球节能减排政策的大背景下,全球LED照明行业渗透率还将进一步提升,一方面是智慧照明、植物照明、医疗照明、渔业照明与港口照明等领域的应用正在逐步启动;另一方面是新兴国家的发展带动LED照明需求的快速增长。

DRAM的价格从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下跌。DRAMeXchange介绍,在量价齐跌的压力下,2018年第四季DRAM行业总营收较上季下滑18.3%。“从营收角度观察,厂商普遍难逃衰退的命运。”

此外,各国正在大力推广新能源汽车,LED汽车照明以寿命长、耗能低、光源体积小、成本相对经济等优势,正在成为汽车照明的主流产品。三安全资子公司安瑞光电已成为国内多家汽车品牌的LED汽车照明供应商。

“展望2019年第一季,在产业价格跌幅更剧烈的情况下,原厂获利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DRAMeXchange称。

在照明之外,三安光电正在大力发展其它LED的新应用,除了Mini LED和Micro
LED显示,还有射频前端芯片领域。三安光电全资子公司三安集成主要涵盖射频、电力电子、光通讯和滤波器板块,主要应用于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电动汽车、智能移动终端、通讯基站、导航等领域,去年实现销售收入约1.71亿元。

一些厂商已经做出了调整。国盛电子研报称,中国台湾最大的DRAM厂商、全球市场中占有率第四的南亚科2019年延缓产能扩充。南亚科管理层表示,对上半年市场状况的预估相对保守,报价也会下滑。

国内另一家LED芯片龙头华灿光电(300323.SZ)的情况也类似。2018年,华灿光电实现营业收入27.31亿元,同比轻微增长3.86%;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1亿元,同比下降51.97%。

目前,智能手机仍是DRAM最大的应用市场,但手机销量不及预期,DRAM产品的库存压力较大。有市场分析认为,这种情况或许会在2020年5G手机正式商用后得到缓解。

华灿光电在公告中表示,LED芯片行业由于新增产能释放较大,且去年第四季度行业加大出清库存的力度,这使去年第四季度LED芯片价格尤其是白光LED芯片的价格大幅下滑,导致当季毛利率同比降幅较大,当季收入也有所降低。

严峻的市场环境,似乎使得正在崛起中的中国厂商面临严峻的形势,但也有分析师认为,价格下跌并不会对中国厂商造成什么影响。

华灿光电也在积极拓展新产品,其Mini
LED芯片已经获得多个终端客户验证通过,并已经批量出货且出货量逐季增长,但由于Mini
LED市场尚处于爆发前期,收入贡献总体占比不高。华灿光电未来会进一步提高Mini
LED产品性能、可靠性和良率及与终端客户的深度配合,力争加速推动Mini
LED市场的爆发。

中国是存储芯片的消耗大国,存储芯片是半导体的国产化率提升的最好切入点。中国的DRAM厂商主要有三个,分别是北京紫光存储科技有限公司、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和合肥长鑫集成电路有限责任公司。

LED行业资深分析人士张宏标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Mini LED、Micro
LED显示屏市场还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由于价格较高,目前市场规模还不是很大,预计三安光电在湖北投资120亿元的项目将慢慢释放产能。现在照明市场增长已没有那么快,而超高清显示屏市场的需求却很大。预计三安光电、华灿光电的Mini
LED外延芯片产能将更多聚焦于间距在2微米以下超高清显示屏领域,Mini
LED和Micro LED芯片的发展是再下一步,实际出货量占比现在会比较小。

国盛电子分析师介绍,福建晋华目前仍在与美国商务部就“禁售”事宜沟通,处于“休克状态”,另外两家厂商产品已经研发成功,目前处于向量产稳定良率爬坡的过程中。

“国内厂商目前还是处于一个从0到1的过程。”国盛电子分析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2018年存储市场规模约1200亿美元,其中包括约700亿美元的DRAM市场和500亿美元的NAND市场,其中中国厂商的出货份额为0。

那么,未来中国厂商是否会面临巨头“价格战”的威胁?前述国盛电子分析师以合肥长鑫旗下企业为例,该公司满产后占DRAM市场的份额仅约10%,在此基础上,巨头想要打“价格战”并非不可以,但代价是压低其70%的利润。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中国厂商仍在摸索前进的前期,巨头主动大幅降价进行“降维打击”得不偿失,因此可能性不高。

另一方面,巨头可能尚无暇顾及萌芽中的中国厂商。“放眼一至二年后的DRAM市场,三大厂在市占率上的竞争不会停歇。”DRAMeXchange表示,大者恒大已是DRAM市场不变的趋势,规模较小的DRAM厂如果制程与规模上无法跟进,在不久的将来即可能面临边缘化的风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