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除氢燃料电池一氧化碳,中国动力电池独角兽公司宁德时代(300750.SZ)再放大招

电工电气网】讯

电工电气网】讯

电工电气网】讯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路军岭教授、韦世强教授、杨金龙教授等课题组合作,近期研制出一种新型催化剂,攻克了氢燃料电池汽车推广应用的关键难题,解除氢燃料电池一氧化碳“中毒休克”危机,延长电池寿命,拓宽电池使用温度环境,在寒冬也能正常启动。该研究使氢能源汽车有望民用推广,国际学术期刊《自然》1月31日发表了该成果。

中国动力电池独角兽公司宁德时代(300750.SZ)再放大招。

2018年下半年开始,各地相继出台了市场化的电力辅助服务市场相关政策文件。本文以国家能源局华北监管局颁布的《内蒙古电网调峰辅助服务市场运营规则》为例,分析了调峰辅助服务政策对新能源汽车的影响。

近年来,氢能以其绿色、零碳、可再生等特点引发的绿色浪潮已经席卷全球,氢能与燃料电池产业在国内外广受关注,而燃料电池汽车也正成为世界能源和交通领域的研发热点。2014年日本丰田公司推出了首辆氢燃料电池轿车Mirai,同时宣布旗下相关专利无偿公开,促进了燃料汽车行业的发展。

根据外媒报道,宁德时代欧洲区总裁马蒂亚斯·岑特格拉夫(MatthiasZentgraf)日前在德国波鸿举行的汽车研讨会上透露,宁德时代将在德国埃尔福特建造世界上最大的电池工厂。

随着中国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日益提高,促进新能源消纳的同时满足电网安全运行逐渐成为能源局、电网公司以及新能源发电企业尤其关注的问题。1月22日发布的《国家能源局关于规范优先发电优先购电的计划管理的通知》中又再次对清洁能源保障性收购进行了严格的规定和计划。

据中汽协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累计运行氢燃料电池车辆近千辆;运营加氢基础设施12座,在建20座。其中,2018年,氢燃料客车销量1418辆;氢燃料电池货车销量为109辆。国内对于燃料电池汽车一直积极支持态度,补贴在2020年前不会退坡。

2018年夏天,宁德时代曾透露将在埃尔福特建造电池工厂,但当时该工厂的生产能力计划是14吉瓦时(1吉瓦时等于100万千瓦时)。现在,宁德时代修改了此前的计划,将产能提升至原来的7倍多。

但由于风电光伏等间歇性电源调节能力差,大量新能源电力馈入电网,给电网带来了巨大的安全运行压力,网内其他常规电源被迫承担大量的辅助服务义务,这一方面增加了这些发电企业的运行成本,另一方面影响了发电量。这在以发电量为主要创收基础的环境下,直接影响火电企业的经营效益。因此,目前亟须理顺电力系统辅助服务的价格传导机制,本着”谁受益谁买单,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建立市场化的利益分配体系,才能真正还原辅助服务的价值。从各地电监局出具的文件精神看,这部分系统安全成本由之前的火电企业独立承担或承担绝大部分,正在逐步演变为系统内所有的电源共同公平分担,也就意外着新能源电力不再只享受发电权利而不承安全义务了。

2018年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提出:要系统推进燃料电池汽车研发与产业化,到2020年,实现燃料电池汽车批量生产和规模化示范应用。随着氢能源汽车的发展进入成熟阶段,以及在政府政策的支持的推进下,燃料电池汽车的产量将迎来爆发式增长时期。建议关注:上汽集团(600104.SH)、同济科技(600846.SH)、大洋电机(002249.SZ)、富瑞特装(300228.SZ)等。

按照新计划,宁德时代给这家占地82公顷的电池工厂的投资约2.4亿欧元,将为当地创造600个新工作岗位。预计当生产能力达到100吉瓦时的时候,每天将有93个集装箱出厂。为此,宁德时代的新工厂还将与德国当地铁路网连接起来。

2018年下半年开始,各地相继出台了旨在建立市场化的辅助服务市场、理顺电网安全运行成本分摊机制的相关政策文件。内蒙古电网新能源装机比例和电量渗透率均居全国前列,有一定的代表性,本文以内蒙古电网目前试运行的调峰辅助服务政策做简要分析。

岑特格拉夫说,宁德时代德国工厂的预订订单数目前仍然在增加,另外,宁德时代也希望在欧洲的竞争中保持领先。宁德时代德国工厂2018年7月曾经与宝马签订第一个订单,价值达到数十亿欧元。之后,戴姆勒、PSA集团、沃尔沃和捷豹路虎等也成为其客户。

受一次能源禀赋、负荷物理特性及空间分布、产业分布结构、电网运行方式和调度机制、电源类型及电气物理特性等诸多因素影响,不同的电力系统对辅助服务的需求会随着时令、地域的不同而变化。内蒙古电网新能源装机比例较高,同时由于负荷成分中以大工业为主,大量间歇性不可控一次能源单向注入电力系统,给电力系统的实时电力平衡以及联络线控制带来了巨大压力,调峰是内蒙古电网的主要辅助服务需求之一。

2019年1月,对于提高产能需求迫切的全球电动车龙头车企特斯拉在上海的新工厂开始建设,仅仅时隔一个月,宁德时代就决定要在德国投建全球最大电池工厂,按照7倍于最初计划的规模推算,宁德时代德国工厂未来生产规模将比特斯拉的超级工厂更大,后者目前的生产能力为20吉瓦时。

2018年十月,国家能源局华北监管局颁布了《内蒙古电网调峰辅助服务市场运营规则》。该文中以下几点值得新能源发电企业注意:

值得注意的是,宁德时代德国工厂的客户可能不仅限于欧洲客户。

调峰辅助服务的供给侧为火电企业(负荷率低于平均火电负荷率的机组);

目前,特斯拉动力电池是由宁德时代主要竞争对手松下提供,松下也为日系车企提供动力电池。不过,日系主流整车制造商本田日前宣布将于宁德时代合作开发一款电动车,该电动车被本田视为其全球战略的关键。该合作项目将开发主要用于此款新电动车的电池及其相关技术,本田将在2020年上半年在中国和其他地区推出该款新车。宁德时代方面也对第一财经记者确认其已经进入本田供应链。

调峰辅助服务的购买方为火电企业(负荷率低于平均火电负荷率的机组)+全部新能源企业;

根据宁德时代披露的2018年三季报,公司前三季度营收191.36亿元,同比增长59.9%,扣非净利润19.85亿元,同比增长88.71%。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近三年,公司的毛利率持续下滑,从2016年的43.71%下滑到2018年前三季度的31.38%。毛利率下滑,主要缘于原材料钴价格上涨和产品价格下降。

调峰报价范围为0-0.5元/度;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的梳理,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销售系统的均价分别为2.28元/瓦时、2.06元/瓦时和1.41元/瓦时。虽然其电池成本也一直呈下降趋势,分别为1.33元/瓦时、1.13元/瓦时和0.91元/瓦时,但毛利方面还是受到影响。2015年宁德时代每瓦时的毛利为0.95元、2016年为0.9元,2017年只有0.5元。

目前,内蒙古电网发电量80%为火电,风电+光伏大约为20%。全网发电量约3000亿kwh,则火电发电量为2400亿kwh,风电+光伏为600亿kwh。按照调峰市场运营规则,全网出现弃风弃光时启动调峰交易。假设不调峰,弃风弃光电量每年按25%估计,则弃风弃光电量为150亿kwh。这部分电量由火电企业调峰让出,市场运行初期,调峰资源紧缺,假设5%的电厂参与深度调峰,度电调峰价格达到上限0.5元/kwh,则调峰总费用为75亿kwh。这部分费用由未进行深度调峰的火电+全部新能源企业承担,则风电+光伏承担调峰总费用约22亿;换句话说,新能源企业需花费22亿购买150亿kwh的发电权,每度电承担辅助服务费用0.14元。这在补贴逐步下降,电价逐步趋于平价的形势下,对新能源企业运营管理、技术储备等方面提出了严峻挑战。

申万宏源的新研报对宁德时代的前景表达了乐观,研报指出,新能源动力电池制造业核心竞争力来自技术与成本。在技术端,宁德时代传承ATL制造传统与精细化管理,量产电池包能量密度处于全球领先地位。在成本端,公司自主掌握四大材料技术,采取代工模式降低供应成本,毛利率与账期管理持续优于行业。

随着市场逐步走向成熟,新能源企业的运营业绩将受以下诸多因素影响:一是网内调峰资源的建设力度和参与主体不断增加,度电调峰成本也将下降;二是随着新能源发电渗透率的不断提高,新能源企业承担的辅助服务费用比例也将逐步增大;三是新能源电价逐步趋于平价;四是本身新能源成本的不断下降;总体而言,上述因素交错在一起,建议新能源企业从以下几点出发,提高自身经营业绩:

2017年,全球动力电池具备全球供货能力的仅中国的宁德时代、日本的松下电器、韩国的LG化学与三星SDI四家。申万宏源研报认为,面对即将开启的全球竞争,宁德时代有望保三争二拼老大。

1.树立“大系统”意识,提升可调可控能力,优化涉网性能;

在工信部发布的第11批目录中,宁德时代的电池系统能量密度达到了170瓦时/千克,为东风风神纯电动轿车配套的动力电池续航达508公里,这也创下了目前国内系统能量密度最高的纪录。

2.密切关注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建设动态,适时建设自身辅助服务能力,积极参与辅助服务市场,变“被动买单”为“主动补偿”。

上海交通大学汽车工程研究院副院长殷承良教授则持相对乐观的看法。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锂离子电池的成本有持续降低的可能,宁德时代作为中国龙头动力电池企业,依靠自身研发和政策扶持,成本未来有较大下降空间。

3.在集团公司层面建立电力系统和电力市场运行领域的核心专家队伍,为公司提供管理、运营、投资、技术等专业化决策建议。

目前,宁德时代的电池主要是NMC532,该电池的正极材料是20%的钴。一旦推出NCM811电池,每千瓦时电池的钴含量将下降一半多,同时电池能量密度将增加,这意味着效能提高的同时还有望降低成本。

原标题: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对新能源企业影响的思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